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梦中仙(K远番外)

《梦回环》K远番外篇


 

1.

 

“马思远,上周给你送情书的那个郑紫琦啊,今天给Karry又送了一封。”

 

今天一直不怎么在状态的马思远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脱离老邓的作业苦海,耳畔嗡嗡作响。是啊,上周Karry陪他在校门口拒绝女生时的表情真的不怎么礼貌,跟平时完全不一样,脸色那么阴沉,不知道的以为他是来约架的。

 

“你看,人来了。”

 

自习室外有脚步声传来,有人恰好起身把窗户打开了,有股飘渺的清甜偷偷钻进来。马思远的眼睫毫无预警地颤了下,视线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只觉得脸上的热度太灼人。

 

那颗年轻的心咚咚咚地,你知道吗,那不是跳,因为,每一下都可以说是砸下来的。

 

“马思远。”Karry笑得眼尾张扬。

 

拉开他身旁的椅子,顺理成章地坐下来了。

 

“你怎么不理我。”Karry问。

 

马思远说不出话来,他拧着眉头努力低垂着眼睛看试卷。

 

“你还在因为上周的事不开心吗,我不是故意的。”Karry还在他的耳边说话。那声音怎么这么近,就跟趴在了他的肩上往他耳朵里放了一团棉花糖一样,等它静悄悄地融化,然后甜得你耳朵都酥麻了,再听不进除了他以外的人的温言蜜语。

 

“故意的……”马思远忽地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他,声音带着一点不快,“你是故意喜欢我的?”

 

???

 

整个自习室的人都听傻了。

 

特别是天宇文,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直指马思远。一脸的“What are you 弄啥了”的表情,戏很足。

 

 

2.

 

上周只是撕了女生给马思远的情书吗,不是的。

 

那天是马思远的生日,在前天,他刚在梦界五十年一度的解梦大会中获得了最迷人风采奖。他们学院一共就六个代表,仅马思远一人获奖,还是最具重量级的奖,全凭借他出色的表现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评委,包括几个有仙籍的老顽童。

 

他把一个甜甜圈的梦解得灵动可爱。坐在下面的某个观众笑得虎牙都忘了收。

 

马思远上台领奖的时候走路都带风,温和谦逊的笑裹着一丝阳光的朝气,刚从那个连环甜甜圈的梦里出来,他的身上都无意识地散布着温情蜜意的甜。背挺得笔直,嘴角优雅上扬,素白的衣衫翩翩,含笑的杏眼星辰翻飞,流光溢彩。

 

多么荣光的一刻,他耀眼得动人。

 

若是不笑,真觉得他高傲又精贵。但他是笑着上台的,那气质便迷人又可爱。

 

可是同行的代表们就不开心了,尤其是胖虎,恨透了马思远这副好皮囊,通身的灵气。可他不清楚,马思远的资质不算最好,不过是更努力罢了。

 

在马思远生日这天,是他最开心的日子,因为阿妈会为他烹调很多美味料理。阿妈说马思远这梦妖当得真享受,就是为了满足他的吃货体质。好在她的宝宝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宝宝,带回来的同学见她就夸“我们马班长对人又好又温柔”,她才好相信小宝在学校是正经学习的。

 

马思远正好吃完最后一口奶油,就被胖虎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给他准备了大礼,要跟他分享一个秘密:带他去一个最好吃的梦里大饱口福。

 

一听,马思远当然是开心的,连连点头,心想胖虎真是我的好哥们。

 

当夜,他换上柔软得似是泛着微光的白毛衣,就跟着胖虎上了梦之船。

 

“怎么还换了衣服?”胖虎问。

 

“穿得好看吃美食是种修养。”马思远一边逗着水面上时不时跳上来的尾巴会发光的小鱼一边笑着回答。

 

他没注意到,胖虎嘴边不屑又奇诡的笑意。

 

总之,马思远就那么晕晕乎乎地跳进了那所漂亮的大房子,落地后像个行家般满足地闭着眼睛细细嗅着里头的味道,唔,蓝蓝的味道。

 

为什么是蓝蓝的,因为就如同置身于蓝天之下,嗅着清爽得带点盐味的海风,望着阳光下掺着钻石的闪亮大海,连路过的飞鸟它的羽翼都旋着蓝色的光宇,是干干净净又铺天盖地的气味。意料之中,这儿的气息强大又诱人。却又隐隐有些不对劲,马思远的心咯噔一下,心想这深处是不是藏匿着什么沉睡的困兽呢。

 

下一个渡口,他还尚未做好准备,就被早已蓄势待发的胖虎提溜着往一个房间扔,出于求生本能,马思远努力稳住自己使自己悬于空中,可未等他看清床上那人的脸,便被一股未知又汹涌的力量吸入了那人的梦中。

 

进去那个世界后,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漫无目的地在梦里走了好久,他从未见过构造如此精密又庞大的梦体系。紧张地吞咽了口口水使自己镇定下来。尔后忽地感受到了渐近的生机。

 

马思远觉得有什么在静静地流淌,向前探去,脚步戛然而止。

 

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牛奶泉,姜饼屋,软糖气球,棉花糖小兔,巧克力大圆钟。整个世界,都是美味,正浩浩荡荡地筑造着一个美食王国。连藤蔓都是裹着辛辣酱料的炒面,草地芬芳无比,一块一块的草皮都是抹茶团子。棉花糖兔子在那儿蹦蹦跳跳的,像是白乎乎的云朵上裹上了浅绿的细糖丝儿。

 

难怪,胖虎说这是最美味的梦。他震惊于眼前这壮观的梦幻景象。

 

一只小兔子迷茫着红眼睛撞进他的怀中,甜得要化掉般的香甜气味扑鼻而来,他就差点心花怒放,咬下它甜蜜的携带草莓糖的长耳朵了。

 

眼前又飘来了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他的心猛地一跃,耳边泛红,条件反射地将怀中的小兔松开,往后退了几步。完全清醒过来了,努力施展灵力,使自己脱离这个无边无际的梦境。

 

直觉告诉他,这个梦很优秀,但是太危险了,强大又霸道。

 

好不容易出来后,他软着脚像是确认什么般走到了床边,低眼去看床上的人。丢了魂似的,连脚尖都难堪地歪向了一个奇怪的角度。

 

这是Karry,学院中比他大一届的学长。他们都说,他是梦妖中历届资质最高的,极有可能成为第一个未成年便可修炼成仙的梦妖。虽然他威慑力很强也很乐于帮助人,长得还帅,不过大家还是不太敢接近他,因为他那气场压着。马思远跟他的缘分还是挺微妙的,每天都能在自习室中见到他。而且,而且就在前几天,Karry撕了隔壁女校给他的情书。

 

刚刚,Karry的梦中,竟然出现了他?

 

无意窥探,但刚刚的梦太奇怪了,马思远尴尬地咬唇思考,这样的梦这么厉害,他明明解不开的,可为什么会看到Karry的梦呢。

 

他整个人不在状态,反复回味着那个梦。

 

那个梦里,Karry在吻他。

 

温柔又亲密。

 

而马思远呢,在他梦里还闭着眼偷笑。这模样就好像乐在其中,还跟Karry像个情侣似的。真是恨铁不成钢。本尊如是想到。

 

哎呀Karry明天想起这个梦一定也会困扰的,马思远还在胡思乱想着,完全没发觉Karry醒了。

 

一向浅眠的Karry恰好醒了,他揉揉双眼,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的马思远,微微皱眉,感到困惑,喉间有细微的声音滚动。

 

该死的,这副慵懒的模样好性感。

 

Karry沉沉地看着他,就把他捞进怀里,马思远的脑袋好奇地抬起来了点,Karry就顺势捧着他的脸吻下去了。

 

马思远只能看清Karry那浓密的睫毛下水墨画般美好的桃花眼轻轻眨了眨,不走心地藏着抑不住的欢欣,还有一种,猜不透的深情。

 

这深情,怎么会是给他的呢。马思远嘲笑自己古怪的解读。

 

随即,轻甜得像奶油的吻朝他袭来,到底要不要融化呢。

 

还没接过吻呢,马思远这样想。

 

Karry吻得好笨,看来他也没接过。他又想。

 

等等,推开他啊。

 

这人还以为在做梦,竟然亲这么久。

 

Karry在马思远要推他前就松开了他,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马思远,在他耳边低声说,“马思远,你今天生日,都没有过来跟我说一句话。”

 

我不是让宇文去招待你了吗。而且你陪我去校门口还情书的表情很没有礼貌,你明明最有修养了,可你那副低气压,把那个女同学都弄哭了。

 

Karry又吻了下马思远的耳朵,“生日快乐。”

 

Karry现在也很没有礼貌,肆无忌惮的小动作一个个全是粉红炸弹,马思远恼羞成怒,挣脱Karry的怀抱,一个反扑把他压在床上,继而骑在他身上瞪他。

 

此刻马班长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氛围与他莫名其妙的心情。

 

“这不是梦,Karry。”他狠狠去掐Karry的脸。“这位同学,说话不要靠太近。”还动手动脚的。

 

这一遭Karry才渐渐冷静,彻底醒了。也是,敢这样跟他说话的,只有这个在他面前从来不又好又温柔的马班长了。Karry打了个响指,房内灯亮了。在幽蓝的灯光下,天花板上还有许多鱼的影子在飘游,怪有美感的。Karry逐渐棱角分明的少年样态的脸藏着很多心事,他现在唯独在意的是马思远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去他的梦里,他再度望向那人的眼复杂无比,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余韵犹存的留恋。最后,他深深地皱起了眉。

 

观察着Karry的神情变化,马思远不安地舔舔自己的嘴唇。一想到刚刚还在跟Karry接吻,他又尴尬地抿抿嘴唇。

 

他知道此刻Karry在纠结什么。

 

在梦界有个规定,若是吃了同族的梦,会导致对方灵力大减,自己也可能陷入灵肉分离的危险境况。

 

这误会太大了,他马思远这么正直的人,修仙之路对他这样的小朋友来说是艰难了点,但他也绝不会走这样的歪门邪道。他死死瞪着的黑圆杏眼终究是慢慢耷拉了下来,如同一场无声的示弱。

 

还未等他开口解释,Karry就一把把马思远拉下来,这动作粗鲁了点,揪着马思远的领口把他拉近,Karry王的表情严肃又隐忍。

 

“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你可能会被我的梦吞噬!”

 

焦躁又生气。碰上马思远,Karry总这样。

 

马思远呆了,他以为Karry会责怪他想要窃取灵力,但Karry却真真切切地在关心他的安危。

 

噗咚——噗咚——

 

棉花糖小兔这次撞在了心上。热乎乎、甜丝丝地融化了。他呢,是不是就在这一下喜欢上了Karry。

 

那些又笨又温软的吻细碎又珍贵,找不到方向地横冲直撞,却总是不偏不倚地降落在他心头。暧昧又惹人心痒的,湿漉漉的眼,写满了关切与喜欢。

 

“我被人恶作剧了,我不是故意到你梦里的。”他轻声说。发烫的脸真诚又热烈。

 

“好,我相信你。”Karry露着虎牙尖笑了。

 

 

“你刚刚为什么吻我。”

 

“我梦见你了。”

 

“……”

 

“我的梦应该是宇文喜欢的一万吨牛排吧。”

 

不止。

 

不止是牛排。

 

看来你有什么误会,你对我的喜欢好像不只那么一点。

 

你有一个王国,一整个堆满酸甜苦辣的食物王国。

 

 

3.

 

自习室的气氛莫名低迷了下来,马思远那句话带来的冲击还没坚持几分钟,卫斯理就立马赶来了,他一下走到Karry边上跟他说着马思远都可以听见的悄悄话。

 

“好消息,她答应了。”

 

Karry眨眨眼睛勾唇笑了。这表情,耐人寻味,又无比勾人。

 

男神好苏。天宇文在马思远边上碎碎念。特别是Karry明确表示明天要请他吃牛排,他更喜欢夸夸他们Karry学长了。

 

马思远一个瞪眼,天宇文彻底住了嘴。

 

不可描述,情感纠葛。

 

“我收情书他什么样,你看看他收情书……”

 

“你什么样啊。”天宇文很顺溜地接了上来。

 

马思远给了他一个冷漠的侧脸。

 

呵,还聊着呢。

 

“马思远,跟你说件事。”已经聊完的Karry拍拍马思远的肩膀,笑着说。

 

“哟,跟我坦白啊。”

 

“坦白?”

 

 

“哇塞,Karry学长这个不解的眼神简直表现得万种风情。”

 

滚你的。马思远受不了天宇文了。他一心想着Karry这人怎么朝三暮四的,收个情书就能让他立马掉头去往温柔乡。

 

“马思远,你今天怪怪的。一点也不迷人。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又接了份牛排的订单。”天宇文吞吞吐吐的,语毕还慢悠悠地从《网球王子》的某本单行本中抽出一个信封,递给马思远。“胖虎他妹妹胖猫给你的。”

 

就是这倒霉丫头,被他哥这梦界头号混混给带到他梦里,出来后还大呼小叫说马思远他的梦是草莓千层,一层层的,奶油绵密细腻,草莓红艳酸甜,每一口都看起来在恋爱,尽管他们没胆子吃。明明就解不开他的梦,还硬说他的梦中出现了Karry。出现Karry在干嘛?无止境地撕情书,每撕一张马思远还得凑过去亲他一下。

 

马思远一阵恶寒。

 

胖猫就给他一直写一直写,写着写着后头就在威胁他,说要把他离谱的梦告诉所有人。

 

他已经被这俩兄妹烦得不行了。

 

天宇文一把信放在马思远手上,马思远就感受到了边上热烫的目光追踪,他冷笑一声。“学生会主席Karry王,为什么这么关心,是想来场双人约会吗。”

 

“……”

 

又开始了,他们马班长一旦遇到Karry,就习惯性地冷嘲热讽,误会连连。

 

马思远一下打开那封粉色的信,把信纸摊开,随意一看,这封不是胖猫写的,是他哥的大长篇无营养的威胁之语。

 

卡啦。

 

马思远把信撕了。

 

他也做这么没礼貌的事情吗。Karry挑了挑眉。

 

对不礼貌的人做不礼貌的事便是以牙还牙。

 

“二文,你跟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Karry一下站起来,眼睛微微眯起。

 

马思远看着他,嘴角淡淡笑着,“Karry,你刚刚想说什么。”

 

“校长答应给你们篮球队安排隔壁女校做拉拉队。”言简意赅。但是跟Karry的情书有什么关系呢。

 

所有人都盯着马思远,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在演哪出。

 

“老邓说找我,我先走了。”马思远尴尬又难堪,失落地低着脑袋往外头走。

 

“我故意的?”Karry站在后头插着口袋声音都不开心地上扬。

 

“……”马思远停住了脚步,没转头。他又误会Karry了。

 

“我就是喜欢你,你意不意外。”

 

 

4.

 

简直是闹剧,这整个过程都是闹剧。马思远懊恼极了。他办完事情后回到早已没有人的自习室,目光呆滞地盯着还未完成的那几道题。

 

Karry收别人情书还说些不着边的话语让人误会,他真的,吃醋了。

 

他越想越懊恼,脸都恼红了。

 

他马班长竟然真的有点害怕,Karry就不稀罕他了。

 

“哟,回来了啊。”Karry看到里边开着灯,便走了进来,果然看到了一直想着的人。

 

马思远抬头望着他,眨了眨眼睛,Karry自当那是暗示,也就不按理出牌,笔直地朝马思远走去,一到他面前,马思远只是看到Karry渐渐放大的脸,然后灯被Karry一个响指操纵着熄灭了。

 

他的唇上有了柔软的触感。

 

试探性地,对方微微咬了咬他的唇角,他的两瓣唇挤压在一起,这画面应该怪色气的。Karry的掌心还贴着他的脸。他要不要回应他呢,他的心湿嗒嗒的,是经历了好几个雨季的浪漫心情。

 

他刚把手放在Karry的肩上,想要不动声色地探出点舌尖。Karry以为马思远想推开他,就放开了他,离开时,还发出了一声很小的“啵”的声音。

 

 

“别开灯。”马思远憋红了脸,喘着气。

 

“好。”

 

无论是骄傲还是傲娇的,都很可爱的马班长。

 

“我情书就是撕给你看的,你为什么要帮我黏上。”还放在我桌上。

 

“你为了气我吗。”

 

“对。”

 

“我能做你男朋友吗。”

 

“校规第十条,禁止谈恋爱。”

 

“我们还有好多禁止的事情要去一一打破。”

 

Karry已经把灯给打开了。

 

四周一下明亮了起来,他看见了眼前马思远的脸,对方还没有意识到灯已经开了,面部表情定格在了刚刚那一下。眼睛带着温润的水光,嘴角秘密上扬。如此好看的情态。看得人心都跟着一起亮了起来。

 

 

马思远收到了人生中他觉得真正有意义的第一封情书,来自学生会副主席Karry王。

 

To马思远:为了忙篮球队的事情,中午你在自习室太累而睡着了。我的解梦能力你知道的,我不是有意要窥探你的梦,只是我们契合度太高,虽然天天吵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能有这么高的契合。我被强行邀请进了你的梦里,你的梦啊,是处理得很规范的青色芒果,小刀切成一块块的盛放在玻璃小碗里,边上倒着一个木勺子。我看见了你的梦,我看到我出现在你梦里的时候,讲真的,我很开心。在你的梦里,我们在吵架,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我把你拉到怀里抱一抱,你就安静了。比起亲吻,我觉得跟你拥抱也很令人心动。哦,你问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好笑,你对人又好又温柔(虽然不包括我),本来就该被全世界喜欢。我的课程分数都挺高的,到你这就跟个笨蛋一样,怕是永远毕不了业了。我第一次在自习室看见你,你抬眼看我的那一下,我嘴角都软得陷了下去。你怎么跟颗软糖一样,汽水味的,酸甜的,还冒着泡泡。你那么鲜活,那么有趣,谁想只跟你做个朋友,我想跟你一起违反校规第十条。好吗。

 

好个鬼。

 

“好。”

 

马思远有了男朋友了,除了自习室里可靠的吃瓜群众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两人每天吵吵闹闹的,倒是甜得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Karry通过了所有的考试,真的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一切试验,他收到了临仙岛上的小学徒传递的通知,他要去造梦了。

 

他走的那天,马思远倔强又不舍,只是直直地望着他。

 

Karry说拥抱跟亲吻一样动人。

 

那么是不是该给他一个拥抱呢。

 

马思远毫不犹豫地上前抱住Karry。

 

“第一个梦,送给我。”

 

“嗯。”

 

Karry走了,给所有人留了一封信,藏在《小王子》里,被马思远先找到了,他读的时候还哭了。天宇文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可是他又觉得有什么好安慰的,这些都是这么真实的情感,感动的开心的低落的,都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仅是他们之间的故事,那么新鲜又活跃着。

 

马思远做梦了,他的梦是Karry织的。Karry的头脑精细得像一张网,是所有初学者中最深情又认真的。

 

那是马思远第一次做梦做着流了眼泪。

 

Karry给的什么梦。

 

把他们俩从初遇到最后离开都给回忆了一遍,自己还在那儿唱了首来自人间的叫做《再见》的歌,那声线,真的迷醉了。最后的最后,Karry背着他的包回来了,多年后的自习室都不一样了,大家有了学院制服,Karry穿着自己的牛仔衬衫回来的,自己还在跟他闹脾气,结果他第一句话就是。

 

“难道,都不会想我吗。”

 

他的心跳又砸下来了,他几度害怕自己不能把这个梦做完。

 

 

但是,他怎么能等Karry回来呢,怎么说,他马思远也要自己去找他。

 

修行,早该开始了。

 

 

5.

 

经历了数个人间的梦境,马思远站在了Karry的面前。

 

我去,他身边这么多仙女。

 

马思远一脸别扭地朝他走去。

 

Karry看见了他,虎牙尖冒出来了,眼尾都带电,把旁边的仙女们迷得一阵一阵的。

 

马思远像他获胜的某届解梦大会中的其中一届一样,走路都带风。他大步大步走到Karry面前,不动声色地去偷瞥那些衣衫飘飘的仙女。

 

再把视线转向Karry。

 

脸部线条完全成熟了,这下巴弧度,啧啧。眼睛更迷人了,鼻梁更挺拔了,这身形也更修长了。他的声音,也不似那年唱着《再见》时的干哑含糊,现在低沉磁性。

 

“吃了这么多,终于舍得见我啦。”

 

都说了那是修行。马思远挑眉。真觉得好久没跟Karry吵架了。

 

“那是谁啊,K的弟弟吧。”

“不是啊,听说K有人的,不会是他吧。”

“哎呀,这个小朋友不是吧。”

 

仙女们在边上窃窃私语。

 

马思远高傲地抬起了点下巴,他长得有点嫩没错,但是他这个子怎么也没有跟Karry差那么多吧,他还比她们高了一大截呢。

 

他看了眼Karry,压着他男朋友的肩膀就亲了他一下。

 

离开时一小声的“啵”让人意犹未尽,心悸不已。

 

Karry愣了好久,开始傻笑。

 

“你是谁的。”马思远微微偏侧了脑袋,懒散的眼睛怪凉的。

 

突然意识到什么,他把马思远推到前面,搭着他的肩膀笑。

 

“这是我的马思远,我做了千年都不够醒的梦。”

 

 

“他会把他的第一个梦给我的。”

 

 

6.

 

马思远造的第一个梦,Karry是笑醒的。

 

马思远在里头跟Karry演《罗密欧与梁山伯》呢,在Karry去临仙岛前他俩本来要让这个节目登上舞台的,结果没来得及。现在他俩正热热闹闹地在梦里演着这剧。那些台词幼稚得要命,说出来又那么可爱。

 

那个话剧后,完了,全校都觉得他们在谈恋爱。

 

然后他俩逃走了。

 

逃去天涯海角,逃到人间,正好赶上了W&w的渝州场演唱会,人王俊凯正在求婚呢,马思远还目光炯炯地看着,Karry就把他头别过来。

 

“你激动什么。”

 

“我吃着他们的梦长大的。”

 

“……”

 

“但是,我相信你会做比他更浪漫的事情。”马思远笑。

 

“你这样我压力好大。”

 

“我们吵吵架,再互相哄哄就很浪漫啊。”

 

 

Karry醒来了,他一醒就捞起旁边的马思远,抱到怀里。

 

“测验出来了吗,你第一个梦的味道。”

 

“嗯,是被你咬过一口的甜筒。”

 

 

-FIN-

晚安,好梦。

评论(76)
热度(1465)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