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梦回环

梦回环

 

 

1.

 

香甜醇厚的抹茶巧克力静置于简约淡雅的小食盘中,精致的摆盘显得它绿得无比乖巧柔软,薄薄的外衣还裹着层沙沙的细糖粉,像做梦人正欣喜地往上面撒了把星星,颗颗明亮动人,诱人食欲。

 

我感到新奇极了,拣起一颗慢慢咬开,唔……咬开口感绵密的巧克力,里面是Q弹多汁的软糖,与巧克力一同在唇齿间拥抱着融化了。好可爱的味道啊。

 

等等,这家伙的梦怎么变得这么可口了?

 

我慢悠悠地吃完这份甜得沁人心脾的小甜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的梦。蹲在那张我认为是全世界最柔软的床边上,望着少年少有的温和睡颜,陷入了沉思。

 

诶,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我又靠近了他一点,反应过来后顿时瞪大双眼,内心狂呼:难以置信,大冰糕王俊凯竟然在笑!

 

 

2.

 

咳……我有必要介绍一下我的身份,否则你们会以为我私闯民宅在别人家犯花痴的(再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其实,我是一只梦妖,今年仅百来岁,前年才被阿妈放出来修炼,说是修炼,差不多就是每天夜间去寻梦填饱肚子以积攒灵力。这样说吧,每个人的梦在我们眼中都可被具象化为一种食物,有的味同嚼蜡,有的香甜可口,不过这些梦的品质与他们的遭遇有关,当然吃得越美味级升得越快。由于我们吃了他们的梦,就会导致第二天人们对自己的梦感到模糊不清,印象不深。

 

而等我从梦妖修成梦仙,就可以从食梦者变为造梦者了。这是我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我每天都很努力地在……吃。

 

 

我个人偏好年轻的梦,因为阿妈告诉过我年轻人是这个世界的宝物。那个他也告诉我,我是他的宝物。糟糕,又开始想他了。

 

现在,我所处的地方,是我自来到人间以来,生长着所见过的人类少年中最俊美的一家。那个被我称为冰糕的少年叫王俊凯,是这具大宅子里的小少爷,他生活在他所不以为然的家族竞争中,每天早晨他们家里人坐在高贵大气的大长桌前吃饭,明明品着香浓甜稠的玉米汤,吃着精致的早点心,却没有幸福的声音发出。整个宅子比早起的清晨还死寂,也不存在一点清晨后即将蓬勃欲出的生气。唯一可听见王俊凯的大哥和二哥对着他们父亲表面义正言辞实则勾心斗角的对话。

 

啧啧……这冷冷清清、又被欲望灼得伤痛的商人的血液。

 

王俊凯是个高中生,年纪尚小,也早已明白家内的腥风血雨,哥哥们不过是冰山一角,再算上那些远近亲戚,真是一天不能安宁。因此,他想做的事情是站在舞台上唱歌,对这种家族斗争、尔虞我诈只觉厌恶。

 

家中的暗涌只会让他的性子更清冷。

 

王俊凯这样没什么情感起伏的人,他的梦更是清冷无味。要不是他的脸从另一种程度上来说也可称得上是“秀色可餐”,我哪会每晚留在他身边充当固定食客。

 

那段时间,他最美味的梦在我印象里不过是在舞台上抱着吉他安安静静地唱歌,那个梦是滋滋作响的牛排,五分熟,很新鲜敦厚的口感。与他哥哥们腥气四溢几近生肉的牛排相比,他的哥哥是野心家,他是梦想家。

 

那个梦,我每一口都吃得小心,深怕明日的少年想不起他今晚如此温暖明媚的梦,唯恐他丢失了他的吉他和梦。

 

可大多时刻,王俊凯的梦都令人胃口不大。他的梦啊,味道太淡太冷。我第一次知道,食物会有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该怎么说呢,这味道怪高冷的,还略显孤独,是遥远的孤独。

 

像上次,他的梦竟然是瓶年代久远的红酒,滚红的液体带着高贵的疏离感。我不爱喝。又比如那杯红酒过后的冰咖啡,我真不清楚人类为什么要发明这么苦涩的玩意儿,不加白色方糖的滋味太难受了,真不知道他在做着什么清苦又不知方物的梦。

 

除了这样的饮品,他的梦中也有着精品糕点与主食,像那几块冰糕,端坐于叶片中央,一层又一层叠得漂亮又精细,光滑的色泽却显凉薄,凉丝丝的口感丝毫不愿与味蕾共舞。这冰糕冷漠得太彻底,以致我把它作为王俊凯的绰号到现在还叫着。再说新鲜昂贵的寿司与刺身,在冰上虚虚地盛放着,不过是冷食,纵有酱油芥末,不是太寡淡,就是太辛辣。

 

而今天,我竟然在王俊凯的梦里吃到了这般纯情中荡着愈演愈烈的热情。

 

我正思考并感恩着今天的抹茶巧克力,这高质且情感细腻的味道真是太舒服了。无意间看到他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手机屏幕泛着幽暗的光,浅浅的,是窗外有很多心事的月光。他的屏幕上显示着: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未读短信(2)。

 

那未读短信还带预览的,简直一览无遗。

 

From王源儿:巧克力,吃了吗。

From王源儿:源哥亲手融的别人的巧克力,味道还满意吧。

 

 

3.

 

诶,今天是情人节啊。

 

啊,情人节,我说今天怎么会有从仙界来的快递,某人不是忙着造梦吗。

 

然而对于王俊凯梦的变化,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的,是有过渡段的。脑中开始接起一条长长的线,横冲直撞间,思维开拓了。

 

那一天,冰糕少爷的梦是一杯小小的草莓果酱杯子蛋糕。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是他的梦,吃了这么多天,直到今天才醒悟。我恨不得敲自己的脑袋,不然早就可以看透真相了。

 

这位小少爷的梦里,第一次出现了如此少女心的甜品。松松软软的蛋糕上散布的每一个小孔都在进行温暖而绵密的呼吸,中间镶嵌的坚果花生香香脆脆的,一声不响地就将柔软的糕点升华了。淋在上头的草莓果酱,清清爽爽地甜着。正中央歪斜着的草莓,一定是一颗粉扑扑的心脏,柔软又坚定,此刻正噗咚噗咚地跳着。我嗅出了一抹怦然心动。尝下第一口,我感动万分……好珍贵的味道,是少年初恋的自然糖,吃下每一口都能立马冲上耳朵咚咚作响的心动交响曲。

 

我掀开了一小个角,看到了属于草莓果酱杯子蛋糕的梦……

 

模糊不清的舞台效果,迷蒙不清的烟雾中,几束暖光飘飘乎地垂落下来,像喷雾般散向整个浩瀚的舞台,像极了夜的星空。

 

视角渐渐转向一双节骨干净、五指修长的手,让人直觉这人生来就该是个灵巧的魔术师,或高雅的钢琴家。下一秒,那双手便覆在黑白琴键上,随时准备翩然起舞。哦,原来是个钢琴家。视线向上,修身的黑色西装让他像个贵气的小王子,终于看到脸了,俊俏清秀,尤为注目的眼中泛着粼粼波光。指尖音符流畅翻飞,他微微低垂着眼,低声浅唱。好亮的声音,比孩子成熟饱满,像孩子纯真开朗。

 

对,王俊凯的梦里第一次出现了这样一个少年,那无与伦比的悸动,我都能替他感受到。

 

尔后,在王俊凯的校友谢媛(这位也是我的长期觅食处,是个温暖长情的人类姑娘)的梦中,我竟又再次见到了他。不过不只他,是他和王俊凯两个人。

 

在小谢的梦里,也是校庆时段,王俊凯坐在高脚椅上抱着吉他弹唱《I’m Yours》,一如既往的好听,声线迷人,唱法随意优雅。哪是跟人告白,唱得跟等人来告白似的。收音后的微抬下颔,竟有几分王者之气。让我有些天马行空,觉得他跳那种气场强大的舞蹈应该能日天日地。

 

好像是个串烧节目,王俊凯抱着吉他跳下台后,舞台光束马上又投到下一个角落,那儿摆着素雅的白色钢琴,端坐着的少年目光一直追随到王俊凯的下场他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琴键上。恍惚间听到主持人在念他的名字:王源。

 

真是个干净好听的名字。

 

可伴奏带一出来大家就意识到不对劲,跟刚刚报的那首弹唱曲目《温暖的情歌》对不上,还是《I’m Yours》的伴奏带,后台的人急疯了,找原伴奏带找得手足无措。王源倒是显得冷静自若多了,比起前面跳韩团舞蹈的学姐被放错歌后的歇斯底里,他极有修养。拂去刚开始的一丝犹疑,他很自然地弹出了属于《I’m Yours》的音符,并低眸靠近话筒游刃有余地唱了起来。

 

令人意外,他对于这首歌的熟练程度丝毫不亚于王俊凯,不同的人以不同的乐器,自己独特的嗓音、唱腔演唱同一首歌,着实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王源清亮温柔的声音与悦耳低缓的琴音一下点亮了这首歌,惊艳了四方。

 

妈呀,危机处理能力太好了吧。我也不禁感叹。后台也不再慌乱,只是更努力地去校对后头的节目。

 

与王俊凯唱这首歌时的低音炮不同,王源唱的就是“我喜欢你我是你的”的这份意思,不过你别以为他那么好心,他绝对只是表达了我是那一个人的。不是给你们全部人唱的。

 

这么说好了,王源是糖衣炮弹,王俊凯是可口毒药。总之,都是让人心甘情愿又万劫不复的存在。

 

完美地唱完了整首,王源淡然若水的目光再度投到下方。奇怪,舞台那么亮,观众席那么暗,他是怎么找到自己想找的人的呢?在舞台上的灯光即将交替熄灭的那一刻,他的手合上琴盖,对着下面某个方向眨了眨眼睛。究竟是挑衅还是撒娇。大概只是一颗星星坠落尘土,然后星球都开花了。

 

梦快结束了,我又咬了口苹果糖。只记得最后的场景便是坐在下面观众席上的王俊凯目光灼热得要命,他的虎牙抵着下唇轻轻厮磨,仿佛在笑,笑什么,只觉他的眼睛忽地住进了一片星光。

 

从谢媛的梦里我基本可以判断,她和王俊凯的梦是真实发生的回忆向梦。所谓回忆向梦,便是做梦人执念太深了,梦仙也无法干涉来为他们创新编织新梦,只能像回顾一天般地放映下来。梦见的,便是这天发生的让那人觉得无比重要的事。

 

王俊凯开始有甜味与温度的梦告诉我:一切都开始变了。

 

王俊凯会成为一个热气腾腾的小帅哥了,跟蒸包一样更可爱吧。

 

 

4.

 

自情人节后我更肯定了这一点,王俊凯已坠入少年情动的爱河。

 

在那之后,他的梦中出现了酸甜滑嫩还内含雪白椰果的果冻,咬一小口就有果汁沁出。吃完后我才发觉他的梦里一直在反复出现王源的嘴唇,花瓣般漂亮颜色,唯美形状的爱神之弓。由远及近,各个角度,这画面莫名令人脸红,带着些色气。

 

这个梦还没完,我的手上又是一包甘草香气的梅条,空气中都能弥漫它酸溜微辣的滋味。这个梦也果真够酸爽,只是没想到一向冷清的王俊凯也会有这种情绪。在他的梦中,王源被许多人围着塞情书送礼物,他站在外围,面色阴冷,心难受得要爆炸。其实王俊凯也很受欢迎,只是性子偏冷,一般女生不太敢接近,我可以理解。

 

王俊凯的梦的变化实在太好玩儿了,我来到人世间第一次体会到了“探索”这个词的意义深刻,我决定去观察王俊凯和王源的进展。

 

这个想法一冒出,我每天的游戏就成了白天在学校观察王俊凯和王源,然后猜测晚上王俊凯梦的口味会是什么样的。这个游戏总让我乐此不疲。不过看他俩那莫名模糊湿润的气氛,我突然好想我的仙君男友,他霸道的眼神和温柔的拥抱冰火交融,每每想到总心神不宁。

 

不行,不能想了。

 

可是。

 

算了,再想会儿他可恶的虎牙吧。

 

 

揣摩王俊凯和王源的感情令我思维开拓了不少,我的解梦能力是同僚里比较酷的了。我还在解梦大会中得过最迷人风采奖呢,嘻。

 

通过白天及之前那些梦的线索,差不多知道王源由于改变选课的缘故这学期才转到王俊凯他们班上,仅待了几个星期,校庆后王俊凯才开始关注的他。他还坐的王俊凯前面,太凑巧了。

 

王俊凯这家伙有时候挺可爱的,也许是他家庭的原因,以致他未有过如此横冲直撞的感情。当他想对王源讲每一句关于靠近的话时,他的心头都在发热,紧张局促是一向风度的他难得的小心蹩脚。

 

王源啊,总会在椅后挂上一件自己的连帽衫,宇宙中的银灰色。而王俊凯,不行,我得笑他整一百年。他追人怎么这么笨。

 

竟然每天都在王源的连帽衫的帽子里放一颗糖,放完还假装不经意地往周遭看看有没有人发现。

 

王源这时转过头跟他讨论问题,对他一笑,王俊凯的耳根都会别扭地一红。别人看不出,可他的心跳我可听得一清二楚。

 

讨论完后,王源觉得今天天气凉,将连帽衫从椅子上拿下,很快地换上,又习惯性地把后头的帽子一戴,一颗糖纸晶亮宛若某人明亮心事的手工糖掉了下来,他弯腰拾起,看了一眼,很可爱地诶了一声,“今天是葡萄味的吗,好棒。”

 

王俊凯在他身后不动声色地笑了。

 

我猜王俊凯今晚的梦是蓝莓蛋挞,香脆的蛋皮,奶气冲天的软糯内陷带着心猿意马的蓝莓酱,简直分分钟令人沦陷。如果真的是,第一个我一定要用勺子吃,吃完内陷再啃蛋皮。第二个,第二个我就咬着一起吃。

 

结果当晚王俊凯的梦就是那颗手工糖,我有点失望,没猜对啊。可把糖含在口中时,却被它出色的甜度强逼着感受王俊凯的快乐与甜蜜,青涩与虔诚。

 

比起那些粗制滥造味道不痛不痒的糖,这太珍贵了,诶,这是第几次这样形容王俊凯的梦了。

 

突然好想知道王源的梦又是怎样别出心裁的口味。

 

兴许,兴许王源今晚的梦,会是蓝莓蛋挞呢。

 

想着想着,我困了,快要阖上眼了。

 

“在干嘛。”我听到耳边传来很遥远的声音,慵懒的声调真是令人怀念。

 

“修行啊。”我答。

 

“我想你。”他的声音带笑,犯规了。“现在就想见你。”

 

唔……我的心都要化了。可不行,他在临仙岛造梦,我此刻还是个一无所知只能义无反顾的小梦妖,只有潜心修炼,才可以去找他。

 

我开始好奇,人类有关思念的味道会是什么食物。

 

 

5.

 

早上王源的姐姐在外面找,他姐姐和他长得像极了,姐姐的长相同样漂亮精致,王源比她高大半个头,他俩站在一块时所有人只能抱在一起感受基因的美好了。

 

王源出去后王俊凯就一直往窗外看。

 

这么说来我忽然想到,王源的姐姐经营着一家小有名气的甜品店,那天情人节的巧克力是王源在她那儿跟着瞎做的,而王源给王俊凯巧克力的理由则是“我姐说让我给全校最好看的人”,他说这话时语气自然又轻快,好像给王俊凯就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事,完全别无杂念。王俊凯当时是顿了下,才接过,把桌洞里早已被女生塞满的巧克力推开,将王源送的放在自己触目可及的位置。

 

他只有国外的手工糖和手工巧克力,只不过拥有来自异国的浪漫味道和他的小小用心。他托甜点师往巧克力注了点夹心,甜滑的糖浆,他想了很久,在草莓酱与巧克力酱里选择了巧克力酱,两道巧克力层层堆着他一见钟情的壳,细腻绵密的日久生情。

 

王俊凯想把那盒巧克力放在王源椅后的连帽衫的帽子中,却发觉今天没有。他想了想,拍拍王源的椅背,一改一贯的面无表情,说话时看着对方的眼是他的教养。声音低低地拉着大提琴,眼中转着的情感深不见底。

 

干净又漂亮的冰糕沐浴在阳光与春风里,被撒上了轻而细的糖粉,几片橘黄的桂花碎,带着温和的清甜。

 

他把巧克力递过去给王源,王源的眼中似乎闪了下。

 

“回礼。”王俊凯笑。

 

“你也会做巧克力?”王源问。

 

“买的。”

 

“哦。”王源垂着眼去细细端详手里的巧克力,又微微张了张嘴,像是小心试探,“你也会过情人节啊,看不出来。”竟然随身带巧克力。

 

预谋已久的。

 

“只给你的。”王俊凯回答他。

 

那句“为什么”王源还安放在喉间,谢媛就在窗外抱着一大堆巧克力喊王源的名字,她是王源以前的同班同学,性格好所以处得不错。

 

“王源,你的巧克力正在派件中,高一到高三都有。诶诶诶,王俊凯在送你巧克力吗,你俩怎么回事!”

 

哦,这段情人节记忆是从谢媛的梦里看到的。

 

最后呢,在谢媛的喊叫声中,王俊凯左手撑着脑袋,右手飞快转着笔,无奈又有点害羞。王源呢,对着窗外静静地笑,却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他的笑是静的,心是流动的。抱着王俊凯那小盒巧克力,已经收到了全世界的巧克力了。他的眼神在说,不需要了,够了。

 

不知他会不会发现,那盒巧克力和手工糖都属于一个牌子,国内几乎难以买到。

 

 

好的,让我们回到当下,王源还在外头,她姐姐正好有事要办,经过他学校来给他带蛋糕,她新研发的口味,她知道王源一向对甜点很灵。王源和她聊了一会儿,就突然伸出手去摸摸姐姐的头,目光柔软温暖。

 

王俊凯在里头有点晃神,我不知道他此时想到了什么,但可能是他觉得王源以后交女朋友也会喜欢摸女朋友头。这样想,王俊凯的心理一定又泛起了酸泡泡,一如那晚的甘草梅条。

 

直到王源回来,他都没有发觉王俊凯的不对劲,中午一起吃拉面的时候王俊凯的话不多,只是一直低头专心吃着面在思考什么。王源就盯着王俊凯充满吸引力的面部线条发呆,吃一口面,看一下他。

 

去小卖部的时候,王源先买好,在外头等王俊凯,王俊凯带了两瓶汽水出来,看着王源,王源和他对视良久,王俊凯突然把他那只没抱汽水的手放在王源的脑袋上,压了压他柔软的头发,又揉了几下。

 

王源傻了,他抬眼去看王俊凯,王俊凯也看他。终于可以感觉到了,王俊凯的眼尾都心情大好地上扬。

 

他收回了手,把汽水递给王源。

 

王源接过,对王俊凯突然揉他这事有点不满,他突然对王俊凯说:“你要对我好一点。”

 

王俊凯满脸的EXO ME?

 

“刚刚在这里等你,有人过来搭我肩膀要带我走,看,我多受欢迎。”

 

“你长得那么独特,也会被人认错?”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王源假装不开心,冷下了脸。讲真,他冷下脸后真有种生人勿近的高贵冷艳感。

 

王俊凯有点小慌张,毕竟这哥们没谈过恋爱,没开过玩笑。

 

他开始结巴,“……嗯……你长得就是,好看得独特,长得让人很舒服。”

 

“……”

 

以为王源还在不开心,王俊凯又缓了声音,“其实长得让我一个人舒服就行,但长得太好了。”

 

“知道了,午休要迟到了。”王源都不敢去看王俊凯了。觉得这人讲话太耿直了吧。他喝了口汽水,突然发觉不对劲,又扭过头去,“你怎么知道我是被认错了。”

 

“我排队的时候一直在看着你啊。”

 

 

今天王俊凯学会了新技能摸头杀,他每摸一下王源的脑袋,王源先是瞪他一眼,再整理头发,却唯独没有抗拒。王俊凯看他这样,那些胡思乱想也便烟消云散了。

 

我男朋友也爱摸我头,莫名的占有欲,受不了他。不过真的,换别人摸我头,他们可能都已经不在世间了。

 

今天王俊凯的梦会是汽水吗。遭遇了上次的失败,我这次学聪明了。

 

结果年轻人好难猜哦。

 

是热腾腾的火锅,王俊凯的梦里还有火锅,真奇妙。他的山珍海味吃得不少,小火锅倒是一股清流。

 

那温暖的吐着幸福泡泡的高汤,翻滚着渐熟的食材,不知道下一个捞到的是什么奇珍异宝,多么丰富的世界。

 

我捞起一颗牛肉丸,细细嚼了嚼,口感好实,汤汁在口中喷出,小小烫了下,我趁着这热乎劲吐着气多嚼了几下。

 

眼前出现了王俊凯和王源初识的场景。

 

王源新来这个班,他凭着个子优势坐在了王俊凯前面。那天他把包里新发的生物书一本本拿出来放在桌上,忽又扭头转向后面的王俊凯,开朗无畏的声线划过对方一直以来冷绷的神经,“同学,有圆珠笔吗?”

 

王俊凯点头,递给他。

 

就听到王源的同桌抱怨着,“你咋不问我借,我们初中一个班的啊。”

 

王源笑得怪坏的,“他长得好看!”

 

怎么会有笑起来这么清爽的人。王俊凯当时想。他只是认为王源让人很舒服,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

 

我把刚涮好的羊肉捞起,蘸了酱,迫不及待往嘴里送,鲜美得入口即化。

 

校庆完的后一天,王俊凯中午吃饭找不到位置,正好看到王源坐在那儿吃饭,果断如他,他坐到了他对面。

 

王源抬头一看是王俊凯,他咬着筷子挑了挑嘴角,表示新奇。

 

“你也喜欢《I’m Yours》吗?”

 

“对啊。”

 

又是一片雾气弥漫。

 

金针菇很脆,带点甜味。小青菜水分很足,嚼出了声音,觉得好幸福。

 

不知是谁先提出的以后一起吃饭,下午一起回家。总之王俊凯再没让家中的司机接过。

 

日落西山时,两辆山地车同从715号路口驶出,飞驰向前。金黄的夕光踱上他们的肩头,像披着光型披风,早已荣光万丈。

 

彼此相视而笑的脸默契十足,一如刚刚王源突然哼唱着“So please don't,please don't, please don't.”王俊凯就会自然地给他接上合音的另一句。

 

一个人吃火锅竟然一点也不孤独,反而觉得被王俊凯的回忆向梦陪伴着很温暖。

 

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梦。

 

 

6.

 

清晨,王俊凯睡得很好,起来后下楼去了客厅。

 

大哥看见了他,把手里抓着的西装挂在椅后,抱着肩膀站在那儿一脸惊奇,“你在笑吗?”

 

王俊凯闻言敛起了嘴角的笑意,他哥紧跟着一句这样才像我弟弟。

 

从他调侃的眼色,可以轻而易举地读到:这样一点也不热乎的模样,一点也不快乐的样子,才像你,才应该是你。

 

正在画图纸的母亲抬头莞尔,王俊凯发现了母亲的目光后脸有点不明显地发红。该死,放了几天假,他就想那人想得要命。

 

王俊凯的母亲是业内知名的珠宝设计师,是个豪门应该标配的美人儿。三兄弟里我觉得就属王俊凯长得最像她,跟她一样眉眼如画,气质干净。

 

“有喜欢的人了?”她温和地问。

 

“嗯。”王俊凯的回答一向很勇敢。

 

“太好了。”她微微偏侧了脑袋看着他的小儿子,心里一阵欣慰。

 

“我也觉得。”王俊凯的眼睛微眯,抿嘴笑了,“他太好了。”

 

 

课间王俊凯和王源一起讨论作曲,王源对写词也很感兴趣,就把自己昨天研究的如何写词的心得笔记给王俊凯看,他说他还特意去姐姐的甜品房侦查,挑选了很多名字和口味都很美丽的甜品。他说第一首歌要写关于甜点的,叫什么还没想好,但是现在又有点馋了。

 

王俊凯给他逗得笑出来,笑后又要惯性压下嘴角,王源就先一步伸手按住他的嘴角固定住,又往上挑了一点。

 

“笑起来很好看啊,别成天板着脸。”

 

有人是希望他笑,希望他真的开心的。

 

王源的手指到底触到了哪儿,是他灵魂的开关吗。王俊凯凝视着王源。

 

他眼中酝酿的情感好温柔。有山有水,坚定又柔软。

 

几遭山水,几轮对视,才可以窥探出你不动声色的深情。

 

轮回几个梦境,才知道你的用心良苦。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打算告诉他,他是你的。

 

 

是个良夜,红豆汤圆的口感软糯又浓郁,让我的世界都天旋地转了。晕厥在这份失控当中。红豆汤圆,很深情又迂回的味道。

 

突然从里面体会到了生命的真谛。

 

我偷偷知道了王俊凯此生最大的秘密:他要告白。

 

他疯狂地想要告白。

 

 

7.

 

在王俊凯即将告白的前一个晚上,我替他紧张。今天不去他的梦里了,我决定,去王源的梦里看看。

 

王源的房间挺大男孩的,比王俊凯多了分人气,因为有点乱吧,可奇怪的是又乱得很舒服。我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了。

 

他睡眠很好,我一下探入他的梦中。

 

他的梦跟王俊凯很不同,我一进去就仿佛走到了巷子深处温暖的小食店中。鲜美的小馄饨,撒着香菜的辣烫牛肉羹,娇嫩喷香的鸡蛋煎饺,家常味十足。吃完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来了一份礼盒装的马卡龙,啃了口甜脆的外壳,我喝了点清茶。

 

他的梦有点不好解,这种梦反而更有价值。

 

看到了。

 

是他们学校的报告厅,台上屏幕上方显示着“校园十佳歌手初赛”。王源坐在下方,时不时地咳嗽,眼睛带点水蒙蒙的雾气。肯定是感冒了,看来他是因为不能参加才来看的。

 

负责的同学念了个王俊凯的名字后,王俊凯还是带着他最钟爱的吉他上场了。

 

伴奏一响,我就知道,他那段时间很喜欢听的歌手唱的歌。

 

蔡健雅的《旧行李》,有点点冷门的歌。

 

可他一开口,就觉得完全被电到了,他的声音状态一直那么好。

 

“也许相爱不一定会天长地久

只要我们在乎的是曾经拥有

朋友们都说我太死心塌地

放不下旧行李

还爱着你

爱着你。”

 

只是这么一段,很稳。

 

当王俊凯微微抬眸唱了那句“还爱着你爱着你”时的声音低沉性感,带点气音。王源坐在下面猛地抬头去看他,眼睛里装满了好奇,之后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笑得漂亮极了。

 

“你感冒了不能参赛还这么开心啊。”身旁有人问他。

 

这时的王源还没有转到王俊凯班上,他说,“我现在心有点痒。”

 

那人没懂。

 

 

我被请出了梦,因为王源醒了,现在也已是早上,新的一天,王俊凯即将向王源告白的一天。

 

我一出来就有点懵逼,我是因为王源醒了才出来的,王源是因为手机闹铃响了才意识渐渐清醒的。

 

而他的手机定的闹铃竟然就是王俊凯那首《旧行李》,因为是现场录的,声音不是很清晰。

 

播到“还爱着你,爱着你”时王源的嘴角上扬,坐起了身,他就是在等这句吧。

 

让他初心动的这句歌词。

 

告白还能不成功吗,双箭头都那么吓人了。

 

 

8.

 

这是王俊凯和王源在一起的第6个年头,王俊凯当初给他写了首《盐盐的》,学着Jay那首《甜甜的》,弹唱给王源听的时候王源笑死了,然后又开始哭。把王俊凯给慌张的。现在两人就互相拿这事打趣对方,可是巡回演唱会上必唱曲目依旧是《盐盐的》。

 

嗯,他们以双人组合的形式出道了,开辟了双王盛世。

 

王俊凯在最后一场演唱会,渝州场,就是重庆那场,只是他们偏管那叫渝州场,又名宇宙场。那里,W&w的队长王俊凯向队员王源求婚了,他在粉丝感动得带着哭笑声的尖叫声中,给王源戴上戒指。他托他的母亲设计的,是很简单的款式,内侧却用世上唯一的字体镌刻着“I’m Yours”。

 

 

哎呀他俩最近好像在冷战,我就受不了了,年轻人事这么多。现在是个梦仙的我想了想,决定给王俊凯造个梦来提示下他。

 

在梦里我让他强吻王源,后来……后来我就控制不住了,又加了点别的。效果不错,王俊凯醒后就去敲王源的房门,然后呢,两人和好如初。

 

结果那天下岛去游行的某只小学徒跑过来告状,说他吃了一个梦,是酒心巧克力,但是他跟吃了春药一样。

 

饶有兴致地听着,我男朋友的眼突然转向我,盯着我的唇,上挑眉头。

 

“马思远,你整天在想些什么。”

 

“……”百口莫辩。

 

“你总想那档子事啊。”

 

“……”

 

唔……Karry你放开我,手往哪儿放呢!

 

 

-FIN-


会有K远番外《梦中仙》的吧。

然而,期末考完的我要再补一个星期的课。

食用愉快quq

评论(127)
热度(2411)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