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ABO】牛奶烧仙草

【ABO】牛奶烧仙草

 

 

1.

 

他残忍地笑着,他便觉得他的秘密在他眼下艰难地呼吸。

 

 

2.

 

王源是个Omega无误,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是个没有信息素的Omega。

 

在别的Omega面临着等待发情或被迫发情的艰难时期,他倒是很自由地享受着自己如同Beta般的存在。他的检查报告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的检查结果就是Omega,但身上没有一点信息素和发情期的干扰,也是真的。

 

他是这么一个特别的拥有自我的Omega。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该感到开心。

 

他们说王源像只小蝎子,别人不惹他他也就不蜇人,有时候坏兮兮的有时候异常可靠,而他本人对自己的评价倒是觉得自己是一个挺神秘的人,情绪也能适当地收放自如。

 

王源的个子在众Omega中是绝对的拔尖,一米八的个子,长手长脚的。能力也很突出,无论是学习还是运动方面都拥有极高的天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变态的原因,他丢失了信息素。

 

大家都以为他是Beta,他也从没有澄清过。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解释多了还会可笑起来。自己既然要盐,就一直盐下去。

 

 

3.

 

作为一个假Beta,王源第一次开始懊恼自己作为真Omega竟然身上没有半点信息素的气息。

 

因为他突然有了一个日久生情的秘密。

 

他喜欢上了一个Alpha。对方被很多人都喜欢着,无论在哪儿都是耀眼的存在。

 

那人在C城挺有名的,甚至还有迷妹们在各大论坛上偷偷称他为帝国第一Alpha。靠近他一点,都会被他身上强烈的信息素气息给迷倒。

 

他一开始看见王俊凯的时候,对方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和蓝色牛仔裤,衬衫一角随意地塞在裤子里。手里抱着吉他,在那个名叫遇见的雅吧里弹着吉他安安静静地唱歌。那个时候的他气质没那么凛冽,一束昏暗的光摇摇坠坠地簇拥着他,他的声音低哑动听,讲故事般,把歌唱完了。

 

后来,王俊凯偶尔在台上也跳舞,吧里第一次蔓延着比平时更加火爆的气氛,大家忘我般疯狂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他眼神轻佻,变魔术样地将身上的黑色皮质长外套丢往身后,一身禁欲的黑衬衫,每一下都切合鼓点的用力动作勾得人头脑发热。间奏突变,他将领口的黑领带也解了扔掉,无论是舞蹈中设计的接电话还是比枪的动作,都那么性感。王源渐渐看得失了神。台上那危险的眼神和侵略的气场难以抵挡,而台下大多数的Omega已经忍不住散发出他们蠢蠢欲动的信息素来引诱人了。

 

那天后王源竟首次懊恼,要是自己是个正常的Omega就好了,他也会有甜甜的信息素,用一个他其实是不太喜欢的词,他也可以散发属于他自己的信息素去“勾引”那只帝国第一Alpha。他多想看看王俊凯为他失控而迷恋至极的更加性感的脸。

 

但庆幸的是,台下那么疯狂的求爱信号,王俊凯也熟视无睹。那表情他王源虽无法见证,目前好像也没有人可以收藏。

 

其实真的,王源对他一开始只是单纯的喜欢,只是后来,渐渐地先失控了,他想那个秘密可以再放大一点。是可以慢慢深入骨髓的爱吧。从一见钟情到单方面的日久生情,他了解对方的每一个生活习惯,喜欢他的每一个决定与作风。已经不是Omega对Alpha的需求,况且他们也没有信息素的羁绊。

 

 

4.

 

真复杂,他跟王俊凯的第一个可以立马一笔带过的交集大概就是他们曾经走进了同一个咖啡厅,成为了对方短暂的笔友。

 

那家叫塞纳河畔的咖啡厅除了有味道醇厚的手工咖啡外,店内还有一排信箱,有着类似笔友写信沟通的活动。王源一次等咖啡等久了,就在信箱那边晃。很凑巧地,他看到了其中一封信上署名是“Karry”的素白信封。

 

如果问他是如何知道Karry就是王俊凯的话,那么他可以很自信地回答说是王俊凯吉他上那抹烫金字体划过的“Karry”令他印象深刻,就像他的钢琴上也飞扬着“Roy”,都是珍贵的定制款乐器。

 

握着信封,他可以想象到王俊凯垂眼时纤长的睫毛在信纸上打下的一小块薄薄的阴影,手按着信纸时有力的姿势。他的心跳得很快,往两边看了看,这个时间没什么人,店员在那儿按铃招呼他拿咖啡了,他顺势把信封抽下,步调大方地走过去取咖啡,然后把信夹在书里出了门。

 

将信纸张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张铺满音符的对方新作的曲,他很自然地就打开了钢琴盖,把纸的折痕抚平,然后立在前面,看一下弹一下,再在边上简单写点意见,比如在哪边可以加一小段间奏缓冲过渡,哪里的调子可以更温柔一点。当然,大多是他的私心。

 

署上Roy,他把信封放回那个标号921的信箱中。

 

久久再没有回信了。他也不失望。大概他俩风格不搭,触到王俊凯的逆鳞了。现在唯有祈祷王俊凯不知道他,这样倒可以为他的自以为是减少几分讨厌。而他本人其实是很满意自己对作曲的灵感的,他是希望王俊凯也喜欢的。这样矛盾的自信又是他这只小天蝎挺引以为傲的地方。

 

后来的一个星期他去了遇见,那天晚上有个Omega跟他说王俊凯晚上要唱新歌,又是自己写的,他之前在自己的私人博客上说过,好像有什么特别意义。王源一听,挑了挑眉,在别人看来他表面上不怎么感兴趣的模样,其实他的心早已砰砰直跳了。

 

如果,如果真的是那首歌的话。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紧张又甜蜜的陷阱。

 

过了一会儿,喧嚣的人群安静了下来。王俊凯已坐在台上抱着自己那印着“Karry”的吉他,手指轻轻拍了几下吉他身,手往弦上一拨,前奏就缓缓流淌了出来。王源的心咯噔了一下,手放在膝上,仿佛有一片虚拟琴键,他抬手小幅度地动着五指也下意识地轻轻作出弹奏的细微动作。

 

这首歌叫《遇树》,讲的是少年和一棵树的故事,绝对是一个温柔的故事。王俊凯最近修短了的刘海露出的眉毛一半自信霸气,嘴里的歌词指间的调子一半温柔缱绻。

 

就连帅气念着Rap的尾音都令人心动得不像话。

 

王源的眼前有一片墨绿的森林,有着迷雾般的色调。他知道代表和平的橄榄树,代表生命的胡杨树,代表觉悟的菩提树。但从王俊凯唱的树里,他听到了代表爱情的不具名树,那棵树真奇怪,可以像杂草一样野蛮生长,也可以跟花般带有清甜的香气。他猜想,王俊凯可能是在路旁遇到了一个忽的令自己怦然心动的人。

 

溽热的夏夜,总用眼神耍流氓的Alpha,突然让这个世界变得好安静。让人觉得,他一定是马上,就可以冲去恋爱了。

 

下一段的调恍惚间轻飘飘地就撞入王源的耳,和他膝上五指的动作一致。指尖动作小小顿住了,有些错愕,他惊慌地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他的信被对方看到了,对方很用心地修改了,整首曲子都有细致入微地融入了自己的风格。他猛地抬头看台上的人,对方的眼神很认真地光顾了每一个听他唱歌的观众,最终,也许是错觉,在他这儿停留了许久,甚至盯着他膝上灵活地动着的手指,勾唇一笑,偏头收了音。

 

合作作曲的欢愉还没来得及消化,王源的心跳下一秒就要停滞了。

 

台上的人笑着拿起话筒,低得比手工咖啡还香醇的声音淡淡地说着。

 

“最近,喜欢上了一个Omega。”

 

台下一片尖叫。王源心想,他果然猜对了。

 

“他很甜。”

 

台下更疯狂了,明明刚刚还那么柔软的气氛马上又被横七竖八的信息素味道塞满,Omega们使劲地想去证明自己的气味很香甜,王俊凯口中的人可能是自己。

 

唯有王源,呆呆地坐在那里,茫然地看着前方光影招摇,那头就坐着他的心上人,而他此刻却心绪脱缰。肩膀被边上的Omega同学大力地晃着,对方兴奋地望着王源,身上的果味信息素冲撞着王源最后一根底线。他不动声色地再把下巴往下缩,去悄悄嗅嗅自己颈间,然后失落地抬起了头,陪旁边的人笑得一点也不开心。果然,没有一点可以算上是甜的气味。

 

台上的人残忍地笑着,他的秘密便在他眼下艰难地呼吸。

 

 

5.

 

其实,除去对方也不知道的信友身份,两人唯一双箭头的事便是打篮球。

 

学校总有人喜欢组织打篮球,也会有那种固定的队伍,一般队里都是Alpha和Beta。球技好个子高才打得尽兴,系里都知道有个很优秀的Beta叫王源,就邀请他一起打。王源过去的时候是不知道王俊凯也在的,不过在对手列。

 

他犹记得组织者介绍他时是那样说的,“我们系里的Beta,可牛逼了,叫王源。”

 

然后王俊凯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带着探索与玩味。

 

球场上,他混在那些浓厚的Beta与Alpha运动气味与阳光气息相融合的场上挥洒热汗,偶尔撞到王俊凯的肩膀,对方对他随意笑了笑,他回过神竟然就丢球了。下一次他连忙一个漂亮的假动作掠过王俊凯,无奈对方那劲儿太猛,不爱输是专属于他的个性,自己倒是被他控得死死的。

 

休息的时候王源偶然听到对面在讨论什么战略。那边有人分析说王源那队王源比较灵活,让王俊凯不用管另个Alpha,控制住他就可以了。王俊凯喝了口水,眼神随意一瞟,就回了句“我一直对他一心一意啊”。

 

王源都快误会得脸红了。

 

“源哥你打中暑了?脸这么红。”

 

“屁。”

 

 

之后篮球王源必去打,王俊凯来的次数倒是不多,只是他经常要去导师那边帮忙,而且也快毕业了,他也是挺忙的,偶尔来打球放放松。王源倒是很羞愧自己打得这么认真,就是为了他。

 

不过,有时他其实也是挺恶趣味的,暴露了自己的天蝎本性。

 

那次很多女生出来围观他们打球,休息的时候王源就蹲在台上放空。看着王俊凯在下面,汗滴从他额角滑落,优雅地在他高挺的鼻梁滑滑梯。那画面简直不要太刺激。王俊凯不爱穿背心打球,但白色T下手臂的弧度加上那热汗,倒是很撩人。

 

王俊凯不知道对谁喊了句水。

 

王源刚从箱里捞了瓶水,就看到一个女生往他那边跑去。王俊凯就要接过了,王源在上面喊了下他的名字。对方还没有顾上女生的手,就转过身去,马上一瓶矿泉水从他脸边擦过,他利落地往旁边闪躲。刘海重新黏腻地贴在额间时,他低头捡起水,想要抬头看王源,王源只留下了背影。

 

王俊凯似是笑着轻轻“啧”了声,拧开王源砸下来的水,喝得倒是很欢。

 

其实王源那时扔了水后背身离开是他觉得自己的行为略莽撞,而且,好像带了点怒意,觉得王俊凯是他的人。至少打篮球时,对方是对他一心一意的,他可以稍微曲解点自信来做点恶作剧。

 

下面的女生傻傻地看着自己被NTR,她觉得,为什么那个Beta刚刚的眼神,又酷又吓人。她有点害怕地跑开了,心里纠结着明天该喜欢盐帅Beta还是帝国第一Alpha。

 

 

晚上的时候王源快走回寝室了才发现东西没有带,就回到自修室拿。楼里灯熄得差不多了,他走到楼道口的时候感觉有人正好迎面向他走来。他轻轻皱了皱眉,收住了脚步,下意识眨了眨眼睛。

 

借朦胧月光看清了对方的脸后,他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

 

那人的眼穿梭过稀薄空气,在黑暗中沉静自若地就将他的轮廓轻而易举地细细勾勒了一番。仿佛对方的眼就是那天边流星的尾巴,热烫地扫过他的耳廓、眼睫、鼻梁,以及那最秘密的唇线,少年样态的修长身型。又是海岸线上飞鸟的羽翅,用力扇动着周围燥热的空气,凉丝丝地侵袭着他不平静的念想。却最像呲呲引燃的火线,在他身上一寸一寸地点燃,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在冒烟,每个细胞都在叫嚣。

 

“王源儿。”

 

“啊?”

 

“晚安。”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对着对方的背影说了句“你也”。

 

那么逼仄的眼神追踪,最后是一句不温不火的晚安。

 

周围被压迫的空气终于恢复了正常。

 

 

在楼下等待王俊凯的室友看了他一眼,好奇地问上面那个人是不是王源,王俊凯把书塞进包里,抽空也就点了下头。

 

“你怎么突然对一个Beta这么感兴趣。”

 

“谁说他是Beta的。”

 

 

6.

 

自《遇树》那晚后,一起打篮球的人都在讨论王俊凯最近在有喜欢的人而且还追人的事情。王源转着球,在旁边眉眼低落地随便听几句,下垂的嘴角代表他其实挺在意的。

 

他们还列出了几份可能性很大的很甜的Omega名单。

 

追人?

 

追求喜欢的人的王俊凯又是什么模样呢。

 

情绪一直没受过多大起伏的王源此时的心境大概像一片湖泊,上面倒映的是周遭灯塔投下的细细碎碎的光,那些细碎的光如同破碎的钻石。很华丽而凛冽地刮过干干净净的湖面,把心里五味杂陈的失恋感照得亮亮堂堂的。

 

一回去,桌面上就放着一碗牛奶烧仙草。

 

王源也从不乏追求者,只是他身份特殊,他不太想考虑这样的感情,甚至对王俊凯他知道可能性小,但是还是自己一腔孤勇地去喜欢的。对啊,本来就不该奢求什么的。毕竟,自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Omega,没有一点味道,也不会有突然就失控的抓狂模样,这样已经很好了。可他为什么从那天开始,会细细嗅过身边每一个Omega的气味,然后胸腔里灌满了失落,伴随着叹气,他的呼吸都失去了活力。

 

“刚刚王俊凯在我们教学楼出现了!”有人在大喊。

 

他会怎么追人?王源又看看自己桌上的烧仙草,觉得不太可能,赶紧晃晃脑袋。

 

他是大家眼中的Beta,他也一点都不甜,他比较盐,除了笑起来他们说会带一点自然甜外,几乎不可能。再次想到这,他心酸如蚀。

 

而连续几天,都是牛奶烧仙草,还有些小饼干稍稍抚慰了他的不开心,后面甚至还有有关自己专业的厚厚一本笔记本,看得出曾经的主人整理得很认真。

 

他已经尽量很少去遇见听王俊凯唱歌了,为了避免自己伤心。

 

这天他就收到了吉他的拨片,用了很久的样子。在音乐系里,学乐器的人数不胜数,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送给了他,可见他真的是对方心尖上的人。

 

他犹记以前有人说他是只兔子,总是红着眼死守他的秘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形容,但是呢,他真的只心心念念着拥有那一根也仅一根胡萝卜般珍贵的情感。

 

不由得打开了好友圈,思考了一下,发了一句话:你对我这么好,可我只有一根胡萝卜。

 

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傻,用的什么瞎几把比喻。想去删了好友圈,发现有一个人很快地就回复了他。

 

他刷新一看,下面就跟着一句:没事。胡萝卜是你的,你是我的。

 

他的心这次真的在微妙地发酸。

 

他没精打采的眼终于看清楚了,回复他的人,竟然是躺在他好友列表里很久自己却从未有勇气主动去聊过天的王俊凯。

 

 

塞纳河畔那儿的921号信箱里,还躺着三个信封。

 

TO Roy:再一起写首歌吧。

TO Roy:然后一起唱吧。

TO Roy:顺便,谈个恋爱好吗。

 

 

7.

 

他不知道王俊凯是什么时候向他走来,又是从哪个方向向他走来的。

 

但对方又确确实实的就是向他走来的。

 

王俊凯温柔地揉乱了王源柔软的头发,在刚刚的太阳下,他头发还有点耀眼的温度。他一边揉他的头发像是在努力压平一只小兔子可爱的长耳朵,一边注视着他,用眼神与手头的动作卑鄙地进行一场优雅的调情。

 

渐渐地,他的手已经牵上了王源的,继而用力地与他十指紧扣。像是一种契约。无比热忱地将彼此生命融合,将灵魂相契。

 

对方向他靠近了,富含侵略意味的眼神与张扬的信息素重重地压向了他。如同那次在黑暗中细细勾勒和欣赏他的面部轮廓一般,王俊凯野兽般温热的舌苔轻轻按压了下他紧迫的唇线,就像试探。而王源被撩得心旌颤抖。王俊凯的舌尖缓慢地去勾画他优美的唇型,鲁莽,也不失一点风度。王源只觉得他的心在胸腔内剧烈地跳动,用力得像带着下一秒可能就不会再跳般的信念。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在沉重地喘着气,狂热地消磨着那永不间断的滚烫余韵。他真的难耐极了,紧紧相贴的手心都热得出了层薄汗。失控了,他竟微微探出了舌尖去勾触对方的舌,大胆地将它拦截下来。这个动作让对方的动作一顿,然后他意识到那人将与他十指相扣的手扣得更紧了。

 

王俊凯不再舔吻他的唇,而是给了他一个忘情的深吻。

 

然后满意地惹得王源薄薄的眼皮泛红。

 

王源的身心从未如此愉悦过,他偷偷睁开眼睛,再也没有哪一刻的王俊凯比此时更性感了。他无与伦比地心动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但是确确实实是在周围空气中流动的,一股无比清甜的信息素味道,带着夏天清爽的风,青色的橘子皮,凉丝丝的薄荷叶,盐甜的芝士清茶,玻璃罐里色彩缤纷的糖果,雨后天晴的阳光下的彩虹。用艺术生最擅长的通感能力。你会遐想到少年身上的气息用这些美好事物形容是远远不够的。它更像,那晚遇见里吉他少年新作的温柔异常的心动进行曲。

 

不会太甜,甜中好像还有点酸软的汽水味,让人心头冒泡。但就还是甜好了。

 

王源的信息素味道终于在这一瞬无意识地就出来了。

 

王俊凯最后松开了他们十指紧扣的手,然后抱住王源,动作轻柔地低头吻他的肩,隔着薄薄的布料。

 

王源的信息素爆发了,意识稀薄下,他突然很好奇,很久以前他就在想如果自己有信息素,并且对王俊凯散发出来的话,对方会是什么反应。现在或许可以如愿了,他小心抬眼,却发现王俊凯根本不是失控或者异常迷恋的眼神,他的眼里竟全是爱意,疯狂的爱意。自己的周身也被他浓烈的气味严严实实地包围住了,不知不觉间就被归为了他的领域。

 

其实,你身上的信息素更像是牛奶烧仙草。香甜的牛奶,清凉的仙草,Q弹的芋圆,深情的红豆。多么珍贵又可爱的味道。

 

我为什么送你牛奶烧仙草,这么多小甜品,只有它跟你一样丰富多彩又奶香十足。

 

牛奶烧仙草,小饼干,笔记本,拨片,都是你的。

你,是我的。

 

 

8.

 

“你怎么突然对一个Beta这么感兴趣。”

 

“谁说他是Beta的。”

 

“......”无法沟通了。

 

“没闻到吗,他身上那种甜得清清爽爽的味道。”

 

-FIN-

评论(288)
热度(8785)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