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715贺】深夜论坛

深夜论坛


 

1.

 

午夜十二点,时针与分针恰好重叠的那一刻,在网络诸多形形色色论坛的一隅,一个特殊的论坛默默开放,虽极少人知道,但论坛人气不减,人们唤它深夜论坛。

 

每个夜晚,人们像寻找温暖的寄托,都会不约而同地聚在这里。他们有很多故事,很多焦灼和温情。午夜时分,都融化在了这片安心的蓝绿网面。

 

深夜论坛独特就独特在管理员专门将它在午夜开放,而且发帖可以选择一对一模式进行,一对一模式就是博主发帖后底下只可有一人跟帖,所以常看见整个帖子里只有两个人的互动。还有一种正常的模式就是多人互动的帖子,大家都可参与留言。但不同的是一对一模式下选择回帖的人还可以用匿名模式回复。

 

通常大家都会选择一对一模式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对方听,其他无法回复的人可赞热度,好的帖子虽然楼里只有两个人交谈但因热度高也会出现在首页置顶。而可以回复楼主帖子的那一个人是管理员随机的指定的极少几率中的一些人,看他们谁先回帖了。

 

这样一想,其实能一起聊天与分享的两个人,也是缘分了。

 

 

2.

 

我是在高中的时候发现这个论坛的,那时候压力非常大,每天要想着高考,常失眠无法入睡。一次不经意间在朋友家的电脑上看到了收藏夹里的关于深夜论坛的帖子,出于好奇忍不住点开看,屏幕上面却显示着未开放的白框,朋友便告诉我了关于深夜论坛的一切。

 

我有了她的邀请码也进入了深夜论坛,那阵时期我常在深夜论坛发帖诉说生活与学习中的压力,里面特有的一对一模式让我与一个真诚的陌生人交心,心里十分畅快轻松,偶尔也看看别人的帖子他们的故事,为喜欢的帖子赞赞热度。在深夜论坛发帖的日子过得特别舒心,压力也释放了不少。

 

如今我已经大学毕业也刚开始工作,依旧会打开深夜论坛,因为它会使我很安心,也很怀念它的温暖。最近论坛上有一个帖子十分火,我冒着好奇心点进去,然后就出不来了,熬夜看到两三点之后才睡去。感觉有什么在不断起落着,一种不属于我的却一直不断磨着心口的无名悸动。它很慢热,博主写他的故事就像是一个在用心说话的小朋友,把他的所有情感都细细切割,很勇敢地剖露在我们面前。他很慢热,回复他的人也是在十天后才陆续回的帖,却意外让我看到了很有趣的发展。我始终觉得它一定是深夜论坛里最甜的帖子了。

 

那个热帖的名字叫:可是我就是喜欢上你了,不过,你讨厌我吧。

 

 

3.

 

1L

ROY:

 

好久没来深夜论坛了,之前也从来没有发过贴,但最近真的总是发生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搅得我心乱,今天想要讲讲我的故事,找个人聊聊天。想到什么就写些什么吧,这个贴主要像我无聊的碎碎念吧。

 

首先关于我取的帖名,嗯这是在回答那个人在聚会上的那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要那么复杂。”的发言,当然当时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什么话都没说。

 

我是一个男生,高中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比我高一届的学长,初中也有过有好感的女生,但偏偏对他的喜欢像是一种突发状况。毫无抵抗力的,就跟着他笑跟着他跑跟着他做一切值得让人期待的事情。现在打字时打到他,我还是忍不住会牵起嘴角,我真的是太没出息了……

 

与他有交集的那一天,我真的觉得很无语。因为就是那一天,他竟然成了我的绯闻男友。

 

那个时候大概是高一的某个夏天,我报名参加了学校十佳歌手的比赛,也成功从预赛突围进入了决赛。我这个人挺简单的,喜欢与声音有关的一切活动,然后就是篮球。除了读书与活动的校园,我完全不知道还会有一个他。

 

决赛这天我很随意地穿着白T牛仔裤走到舞台,认真地听着伴奏,抓好了每一个节拍,唱的就是我偶像JJ的《爱笑的眼睛》,发挥得不错,我挺满意的。唱歌让我很放松,有什么可以坚持到底的话,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不会放弃唱歌,它是我很遥远真切的梦想吧。

 

在我后面上场的人就是K,学校总要有几个风云人物,他就是其中一个,虽隔了一幢教学楼,但我常从各色关于他的议论中认识了他。他穿的黑T,也是一条牛仔裤,跟我的穿着竟然有几分默契。因为唱完歌整个人很轻松,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只是后来被前排的同学拍下来了才知道。原来那时我和他的对视是带着笑意的。我就那样把话筒递给他,他匆匆看了我一眼,垂眼轻轻笑了笑,然后走上台去。

 

这算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吗,无声的。只是我在笑,他也在笑,但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他唱了首《到不了》,把调改得温温柔柔的,很清爽,虽没有那么撕心裂肺的高音,也有深情款款的低唱。他的声线和我不一样,有点低有点变声期的磁性,很容易让人听入迷。

 

直到这里都是很正常的,但下一秒就发生了变化,我们开始有了交集。

 

关键就是我刚刚唱的歌里那句经典的“离开你我才发现自己,那爱笑的眼睛。”,而他在我下一个出场就唱了“你眼睛会笑,弯成一条桥,终点却是我,永远到不了。”,明明没有什么关系的两个人,竟然开始被说在互相唱情歌。更无语的是,增加我们俩情歌传情可信度的所谓小动作还不断发生,K下来后走向表演席,那么多位置可以坐,他恰恰坐在了我旁边。

 

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感觉有几个莫名其妙的女生开始捂嘴一脸幸福的要晕过去的表情。后来我才明白,就是她们想太多,让K成了我的绯闻男友。

 

K坐在我边上,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最后颁奖的时候,因为我们俩唱的差不多真的都是情歌,校领导不太喜欢,我们俩勉强排到十佳歌手的第六七位。又站在一起了,一白一黑确实挺显眼的。他比我高一些,台上人挺多的,我跟他靠得很近。在念到我名字颁奖的时候,感到他若有若无地目光向我投来,只是很快地就挪开了,然后我们就往不同的方向下去了。

 

当时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讲。只是看见了他,然后知道了,哦,原来大家口中的他是这样的。

 

-06.09星期四-

 

 

0715(匿名模式)于06.19回复1L:

 

很凑巧,我也是男生,我喜欢着我们学校的一个学弟。要仔细说起来的话,喜欢他的时间倒是挺久了,我们高中才在一个学校,但从初中我就喜欢他了。他是一股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风,就那样铺天盖地地就朝我袭来,侵袭了我原本默不作声的生活。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初三,他初二,他代表他们学校在我们学校参加辩论赛,那时候我在场上帮忙,原来对他们的辩论没什么兴趣的,但他的声音格外有辨识度,如果说有颜色可以形容的话,那一定是在蓝色与绿色间过渡的那抹清新悠扬。我把手头东西放下来,看着他严肃着脸一次次地站起来,提醒着总把辩题里的一个字反复读错的对方辩手的错误读音,每次对方一说错他就马上站起来纠正,再气势汹汹地在继续辩驳观点,把对方的气势一下就浇灭了。他坐下后还心满意足地偷笑,很刚刚冷着脸一字一顿的样子很不同。

 

不由自主的,我就被他吸引了。

 

他的反差很可爱,小动作很多,古灵精怪的。他的眼睛生得很好看,乖巧的刘海下两只眼睛像黑葡萄般亮晶晶的,唇型微翘,配合着他清爽的薄荷音,那个男孩的眉眼有着山清水秀的气质。那天我也知道了这位四号辩手的名字,名字里真的有个三点水。很适合他。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我总是会记得他,那么富有生命力,像棵新栽的小树苗般意气风发恣意生长的少年。后来在看到高一新生代表发言里有他的时候,我觉得很惊喜,他比那时候高了不少,眼睛依旧很亮,看着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干干净净的,清清爽爽的,是夏日角落里一处躁动的光影。

 

和他有了交集的那天也挺有趣的,我们都报名了十佳歌手。他在上面很陶醉地唱着JJ的歌,下来后给我话筒的那一瞬间笑得很甜,我不知道这样形容他的笑恰不恰当,但我看到他这样惬意满足的表情也忍不住也笑了,拿过话筒的时候就和他檫肩而过。

 

就是这场比赛后,很荒谬又好笑的事情发生了,校内论坛开始传我和Y曾经交过往。我和他竟然因为唱了歌词对应的情歌被当做了彼此的绯闻男友。而且大家都很热衷我和他的这种关系。

 

这也许是奇妙的偶然,但也是个巧妙的必然。是我在接Y的话筒的时候忍不住对他笑的,在唱完歌后下意识地寻找他要坐在他边上,反复捉摸着如何跟他说话的心情。最后也只是用眼神小心去接触他,这些明明都是我那些很用心也很着急的私心。

 

 

2L

ROY:

 

之后我回到班里,大家都开始叫我“爱笑的眼睛”,个别女生一个劲地跟我说我跟她们男神超配,这安利我才不吃,我懒得理,她们就更变本加厉,以为我默认了。

 

我走到哪,仿佛都跟K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从我俩的长相成绩运动到为数不多的交流。我有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其实一部分原因是担心K会怎么想这件事,尽管跟他不熟,但还会在意他的看法,因为最近我关注他的频率好像也很多。可事实证明我好像真的是想太多,人家的态度明显比我平静多了,每次在路上偶遇K的时候,他总是一脸云淡风轻地样子,无比自然地看向我。

 

对方都不那么介意,我一个人反而在乱七八糟想一通。我批评完自己,一次抬头,看见了K和边上人聊天时恰好转头看我时脸上淡淡的笑意。我又开始恍惚,我觉得那刻他才在真真切切地看我。

 

但自从情歌事件我们变成对方的绯闻男友后,真的没有一天消停。

 

因为不只我们班闹,连K的班级都闹。我是我们班班长,学生处有个通知要所有班长去开会,高二那边让我去通知,而K也正是他们班的班长。我站在K他们班门口的时候,我看都还没看到K,只是对门口的同学说了句“喊下XXX。”他们全班就开始起哄,夹杂着什么“爱笑的眼睛”“小男友找”这类乱七八糟的话,我只能靠在门上翻白眼,内心是窘迫的。心里暗骂什么实验班,这么八卦,唱了对应的情歌就拉郎配,太没有逻辑性了吧。

 

K出来了,他走到我面前,我很快跟他复述了一遍通知,然后问他有没有什么不懂的。没有等到什么回应,我就抬头看他。这么近看我们班那群女生可以集体崇拜的男神学长,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眼睛,像一幅云淡风轻的水墨画,眼角略微上挑,冷冷清清的。认真起来却也格外不同,就像他那天唱歌的时候,眼睛里跳跃着舞台上晃动不明的灯光,是亮。他嘴唇动了动,仿佛注意到了什么,然后他微微扬起下巴大方同我对视,那一霎我看到他眼中很认真的出现了我,我马上把眼神往旁边飘,他就轻笑着开口了。

 

“听说,我们关系很好?”他凑过来挑眉问。

 

再次看他的时候,他眼中那抹水墨画晕开来了,露出了点点狡黠的光芒。

 

你眼睛才弯成一条桥呢,别人说我们你还笑。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被他那么语出惊人的一句就犯坏毛病了,一紧张就容易眨眼,眨了好几下,然后只能是说了句“我先走了”就遁了。

 

那天回去后我整个人都是乱的,我竟然开始反复地回想K跟我说话的神情与语调。听见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很用力地撕拉撕拉作响。

 

-06.09星期四-

 

 

0715(匿名模式)于06.19回复2L:

 

在和他有了意外的交集后,我偶尔在路上会看到他,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神有点小躲闪,然后就愣愣地看着我。那时的他会在揣摩我在想些什么吗,但很简单,我跟他不同,我很喜欢被大家说我们俩是一起的感觉。就像我们真的一起打篮球,一起唱歌,一起写作业,一起去小卖部买汽水一样,这些事很简单,但都想和他一起做。

 

我有时是有点担忧和他的眼神交流,因为他的眼睛太诚实了,总带着探索和一点小动物般的纯真吧。每次见到他我心里也是有点紧张的,表面却要一副“啊原来这是和我传绯闻的小学弟”的漠不关心的糟糕模样。很在意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嗯我记得要论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他来我们班传通知。那天我刚从同班同学们永远不嫌事大的调笑中走出来,看见他就站在我面前,我从他明亮的眉眼中看到了夏日末尾一点一点亮起的星空,从他不紧不慢的声音中听到了遥远而热烈的蝉鸣。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喜欢的夏天的模样,他是个少年,很认真地长着一张属于热烈夏日的明媚的脸。

 

我看着他却忍不住起了坏心思,看到他就想逗他,就顺口说了句“听说我们关系很好?”。这类在大白天晦暗不明的玩笑话。

 

他听了以后马上瞪大眼睛看我,好像在疑惑我为什么这么自然地就消化了我们间这么荒谬的绯闻的事。

 

因为我一点也不介意,与他的一切,我从来不抗拒。

 

他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往隔壁班去了,他眨眼睛的小动作很像个撒谎的小孩。我怎么看都觉得他应该是属于我的小朋友。

 

 

3L 

ROY:

 

过了一段时间,我以为关于我和K的恋爱传闻就那么过去了,虽然我在路上还是会被抓着叫“爱笑的眼睛”,但和K的绯闻男友事件竟然依旧是在校内论坛被炒得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有N多个版本,说我俩青梅竹马岁月情长啊,或者什么我初中天天给K送早餐然后追的他,后来因为中考我甩了他,所以高中我俩十佳歌手互相唱伤心情歌表达思念。

 

对此,我已经被他们的脑洞打败了,甚至还有我的初中同学ABC出来证实这些屁事,是多想看我出丑啊。

 

这点风浪还不够,我们学校的摄影社紧跟着就出来开始搞义卖活动,他们拍了S市特色美食的照片做成明信片义卖,其中竟然掺杂着一张我在学校旁边面馆吃小面的照片,格外突兀啊。据说是摄影社暗恋我的妹子拍的,不小心就上交国家了,他们为了政治老师反复教育的肖像权的事也给了我相应数目的烤肠,我很满意,也就允许了我小小出现在他们的明信片上。不过因为我在这些明信片里,好像卖得不错……不是我自夸,本少就是这么有人气。

 

我记得那天中午我在教室里写作业,脑袋顶上的电风扇转得让人心烦,就突然听到一个女生大喊K在书吧买义卖的明信片,买了一盒后把只留了三张,然后把别的都送人了,那三张里听说就有我吃小面那张。她们猜测他是特意去买有我的明信片的。

 

于是我惨了,她们又开始对我喋喋不休,可我这次居然没有赶她们走,就那样很安静地听她们说K,然后心脏开始一下,一下,很不知轻重地用力跳着。接着,高频率地眨眼。抬头看破旧的风扇,它疲惫地转着闷热的风,空气都焦躁不安了。再热一点,我就可以被脑海里浮现着的那个人的脸彻底扰乱了。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我的桌洞里有一份早餐。接下来几天都有。

 

我因为很喜欢赖床,还有严重的起床气,在早上一般睡觉的欲望会大过吃东西,宁可多睡十分钟也懒得起来吃早餐,所以早餐一般都是很简单的土司饼干之类。我看见桌上还温热的早餐时其实是嘴馋的,疑惑之际,还是忍不住打开了袋子。这次之后我用便签写了话语提醒这个好心人以后可以不用送早餐的。但每天我的桌洞里依旧是不同的早餐,我犹豫着,也写了多次便签无果,之后就开始吃那些很用心准备的各色早餐,改写便签来表达感谢。

 

是个很用心的追求者,下次问一下有没有早到的同学见过这个人,应该要跟对方道谢的。

 

下课铃一响大家都很统一地集体趴下去补眠,谁也招架不住已经够聒噪的英语老师了。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说K的名字,就下意识地去听。

 

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开始这样关注他了。

 

每次星期一组织国旗下讲话的都是他,那段时间我都在走神看他吧。他在星期一时会穿着学校规定的白色衬衫,扣子一直扣到衣领处一颗不漏,袖子也没有卷上去,袖口叠得整整齐齐地扣好,给人一种肃穆而凛冽的利落感,少年人特有的意气风发的气质吧。记得班里的女同学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星期一的出操。他拿着话筒,从容不迫地站在国旗台前对着下面千个学生讲话,语调稳重声音低沉,偶尔抬起眼皮扫视人群,那时我们班就会有几个女同学开始躁动,胡言乱语地说着比K帅的只有下个星期的K。

 

那样看,他的确很稳重吧,和那天打趣我的狡黠模样很不一样。

 

 

这次是K出现在我们班门口找我,数双雪亮的眼睛把我揪起来,我不紧不慢地走到外面去,离开了空调间,感觉生不如死啊,那巨大的落差。当我看到K的时候,他又清清爽爽地对我笑,每一次的笑为什么都让我看到了不同的他呢。好像突然就不那么闷热了,这个夏天。

 

“广播站招新,他们让我来邀请你。”广播站站长K说。

 

他们让你来你就来,你还是他们老大吗。

 

“邀请我直接加入?”我偏头问。

 

“邀请你来面试。”

 

“……”真令人捉摸不透。

 

我说好,会去的。我还没来得及进教室,然后广播站副站长就走过来了,问K通知好了没为什么要通知这么久,吐槽K的时候又突然看见了我,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指着我兴奋地大喊,“他最近在看的小说,夹着那张你在吃面的明信片当书签!”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K就随意看着他,再看向我,“你很喜欢吃小面吗?”

 

我总觉得K那种随意在别人身上游走的眼神有一种压迫感。

 

此刻是突如其来的站长和副站长的令人尴尬时间,我面无表情地点头,心里波涛汹涌。

 

“看你吃得很香。”K又笑起来了。一点也没有传闻中高冷的样子,在我面前装都不装一下吗。

 

我持续无言。

 

“下次一起去吧。”

 

“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答得这么快。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轻轻松松就带过了他用我的明信片来当书签这种晦暗不明的事情。

 

我只知道,这个夏天,又开始热烈起来了。

 

 

我从初中起就在广播站工作,很自然地就去参加了这次的广播站招新。去阶梯教室面试播音员的时候被分去K那组,他看见我进来的时候微微扬起了一点下巴,牢牢看着我向他走过去,稳稳地用目光把我接送过来。

 

走到他面前了,我把背挺直,跟他一样。他把稿子递给我听我试读,他靠在墙上微微偏侧脑袋看我,上挑的眼角含有一点探索。

 

很快念完了。

 

他把窗户打开,我把稿子放下。外面暖热的风在茁壮植株上激起层层绿色热浪,快被融化掉一般,我突然觉得这一刻好像连风或是说周围的一切都有了画面感。什么是它的画面感呢,就是风有了形状,树开始说话,天空闭上了眼睛,我有点心动吧。

 

他拍拍我的脑袋,然后笑。我就那样进了广播站。

 

之后很幸运的,我被安排每周和他在广播站一起工作,我们播的是关于电影的内容,是我选的这个主题,没想到搭档是他,但是听说他去年是播新闻方面的板块的。

 

我竟然和我的绯闻男友如此高频合作。这件事大概就让人对我们俩的事情更深信不疑了,但我现在好像不太在意了。因为,是我已经有点比开玩笑的人还认真了吧。

 

只是我们的编辑写稿也是肆无忌惮了,经常要我和他念一些简直不是人念的台词,太羞耻。互相读几段台词时碰到爱情电影,简直令人窒息,只有外面那些女生开心。我感觉自己的脸都要憋红了,根本没法像平时那样嘻嘻哈哈地跟他吐槽,因为他好像,也挺认真的,也总在等我念出那些或缠绵悱恻或云淡风轻的关于爱与誓言的对话。

 

我播音其实一点也不紧张,我也算老手。但是他坐在我边上,我们中间又只有一个话筒,他有时靠我很近,或者控制时间提醒我念稿时轻轻点我肩膀,我都有种触电的感觉,会开始晃神,如果不经意间对上他的眼睛,随随意意打量我的目光我都会要命的不知所措。

 

合作熟了以后,几次我念错稿一开始他会用眼神教导我,之后直接就伸手摸我头了,我感觉一直个子超不过他跟这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是有一点在意距离感的人,可是我并不抗拒他。我看见他的眼睛时,我就会开心,如果他的眼睛里恰好出现了我,我会动心。

 

排队打饭的时候偶尔会遇到他,他都一个人走,瘦瘦高高的站在人群里,那么笔直的背影,一点也不孤独。他会定期剪头发,干净利落的样子露出好看的眉眼。

 

我们那天在播音,播的是一则最近大热的电影,播着播着我突然犯蠢了,在K关了话筒后我就随便问了句‘XXX,你看过这部电影吗?’

 

他一边理稿子一边摇头,嘴里还哼着今天推荐的几部电影中某部电影的插曲。

 

我就说要不要去看看。

 

他正在转头看我,嘴里还哼着“一次就好,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尾音的时候很仓促地收了。只是目光交叠处,我俩都有点慌张,是错觉吗。而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外边风景很好,我们俩也被细微地定格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好。

 

然后周末我就穿得挺随意的出现在电影院里等他,手里还傻兮兮的抱着可乐和爆米花,他来的时候穿着一身黑,因为外面刚刚下了小雨他似乎没有带伞,走来时还戴了外套后面的帽子,他把帽子拿下,头发湿了一点点,他把长了一点的刘海往旁边撩,一边看向我。

 

我那天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心跳的急促,每一个节拍都不对。他向我走来的时候我脑袋里突然回闪过我和他在十佳歌手比赛的时候交换话筒时那一刹,感觉突然在电影院里想跟他一起唱歌了。很荒诞的想法吧。

 

“愣着干嘛?”他看着自己的衣服皱了皱眉,然后看向我,那一刻,好像在看什么很隐秘的风景。

 

然后我就跟在他后面进厅了,因为我们晚了点,所以里面已经熄灯只剩大屏幕的映像在放光了,入口直到我们的座位很黑,我跟在K后面,毕竟台阶多,我有点漫不经心,走得稍微慢了点。就听到K在前面低声吐槽我的动作慢,我想踹他,突然手腕被一股力攥紧,K抓着我的手腕把我带到我们座位那边。一路走得略快,怀里杯中的爆米花落了几颗在地上。

 

坐下后我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后笑。

 

再默契地一起看向电影大荧幕,我偶尔会偏头去观察K,感觉荧幕上的光倒是一一映射在了K的眼里,他的眼睛格外的亮,就像在他的眼里放电影一样。一帧帧,一个个故事,很有光彩和温度。

 

那天我们看完电影后我去上厕所他说在外面等我,我出来的时候他在柜台,我走过去问他在干嘛,他说他在办卡,以后也许还要和我一起来看电影。

 

然后我回去后就傻笑了一晚上。

 

-06.09星期四-

 

 

0715(匿名模式)于06.19回复3L:

 

学校书吧开始卖摄影社的明信片了,一开始我是没兴趣的,只是听到有人在说里面有了一张Y在吃面的明信片,我突然有点好奇。就去买了一盒,留了三张,其他都送人了。中间那张Y在吃面的模样像只松鼠,腮帮子鼓鼓的,两只眼睛圆圆的,一手端着碗,很可爱。

 

广播站也要招新了,我去邀请了Y来参加广播站的面试,顺便邀请了他一起吃小面,他知道我手上有他的明信片的时候表情很丰富,然后答应了我的要求。包括广播站的面试,一起吃小面。

 

我开始期待,和他一起做一切有他陪伴的事情。

 

我们一起在广播站工作,我特意把自己安排和他一起播音,喜欢听他念那些离谱的电影台词,对他唱不着边际的情话般的电影插曲。也跟他去看电影,可觉得他在身边的时候无论怎么样都不能专注啊,整场电影都看不进去。

 

电影院的灯光很暗,我其实想牵他的手,不是进场那样嫌他慢的那种。我有跟多事情想跟他谈谈,特别是恋爱,未来,我们。

 

他走在前面的时候,我看到淡淡的月光披在他的身上,他笑着的脸埋在这层淡淡的光晕下。我忍不住问他,毕业后,想去干什么。

 

他回答我,他想去冰岛看极光。

 

我当时脱口而出了一句一起吧。

 

因为我也很想去冰岛,冰岛上的极光,是有比热恋中人的眼还要浓厚闪亮的光华吗。如果有的话,我也想去见证一下。和他骑车路过那些细细碎碎的风景,站在最恰好的位置,他的身边,透过他的眼去看天边那道最纯粹美丽的极光。

 

又开始下起小雨了,我和他走到旁边的那个小摊吃关东煮,他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得眼睛弯弯的,对我说好。

 

太慢了吧。

 

我突然觉得,他在边上,真的让我很庆幸。

 

那一刻,那些时刻,我开始体会到了时光在我的身边静静地流淌。

 

 

4L 

ROY:

 

期末活动很快变得多起来了,高二语文组的老师来我们广播站找人参加团体诗词比赛,参赛节目叫《黄金时代》,社团老师还友情提供了各个年代的服装。我和K很自然地被分到民国组,比赛那天我们俩穿着干净合身的白色衬衫戴着无边圆框眼镜站在一起,顿时觉得自己像泛黄的老相片里英姿飒爽的留学生。他的领口解开了一个扣子,很随意地低头看着我,然后笑。强迫症作怪,他还帮我把眼镜再往上面推了一点。

 

老师夸K帅,K笑着露出虎牙,指着我说“他帅他帅”,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嗯对这就是事实啊。

 

这样穿,真的觉得有种古老的低缓的年代感。我无意间从镜子里看到了他和我的剪影,感觉我们俩挺像一个旧故事,一首老歌,两个意气风发的来自上个世纪的少年。他突然靠我很近,问我要不要解开几个扣子,我能回应的只有在黑暗里轻轻地眨眼。

 

“你眨眼了。”他轻声说,“我在你边上,你很紧张?”

 

“屁。”

 

“那就是很开心咯。”他的尾音有点上扬,一如他有时轻狂的眼角。

 

对我眨眼的区数的两个理由了如指掌,可是,这两个理由又是那么真切地解释着我迫切的心情。我觉得很丢人。

 

自己抬手解了最上面的扣子,发现他一直在看我,看了很久,然后才慢慢地转过头去。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他好像在我身上找什么,找什么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黄金时代啊。现在和他站在一起好像就是这种全盛时代的感觉了。一起秋收冬藏,步入夏秋,过渡冬春。舞台上柔和的光打在我们的脸上,我知道他的侧脸一定很执着,有着少年柔软而坚韧的弧度。铿锵流利的朗诵,朝气蓬勃的壮丽诗词倒映着未来的大好河山,川流不息的河流,连绵不绝的青山,我看到了我们最欢快的青春战歌。

 

-06.10星期五-

 

 

0715(匿名模式)于06.19回复4L:

 

我看过Y很多模样,他穿着初中校服辩论,穿着白T牛仔裤唱歌,穿着和我一样的白衬衫深蓝校裤在校园里,穿着篮球服在场上扣篮。没有看过那样的他,戴着老老的圆眼镜,穿着的白衬衫没有学校的LOGO,很好看。像是来自上个世纪的文雅公子。他对我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世界都在旋转,被他的所有小动作击昏了。这次朗诵很顺利,谢幕的时候我看到他埋在灯光里的侧脸,一张没有任何秘密的很单纯善良的脸。

 

原来和他在一起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了,我很希望,能和他永远一起。听听盛夏的蝉鸣,让他也倾听我的心跳。

 

时间很快,马上就要高考了,寒假的时候我还是跟Y出去看电影,和他坐在没有他熟识的周围都是我的同学的KTV里唱歌,也去街角有家开了很多年的咖啡屋旁的篮球场打球。

 

从学校补完课会看见他从他那幢教学楼也出来,笑着跟我汇报今天在学校也写了很多作业。一副炫耀的得意模样,我会对他说你很努力,他也许是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总打压他的我会突然夸赞他,他突然小小慌张了的样子有点笨拙的可爱。

 

他会来我家打游戏,大大咧咧地坐在本洁癖患者的床上,跟我说他们班的人都喜欢跟他打游戏。我没有说话,看着他噼里啪啦地拨弄键盘,他就突然抬起头给我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说因为他骂人的技术很好,猪队友和神对手他都骂。

 

我也笑了。忍不住拍拍他的脑袋。对他说他们喜欢跟你玩游戏是因为你技术好。

 

他瞬间变得乖巧,一声不吭地打着游戏,偶尔偷偷抬眼看我。

 

去KTV我们也合唱,唱很多彼此都很喜欢的歌。别人夸我们唱得好的时候他会大声说是歌选的好,我在一旁看着他,把他往我边上拉了拉,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是我们配合得好,我俩声音很默契。他听后才在旁边用力点头。

 

他明明就很好。我想让他知道,他应该被温柔以待。因为他,我开始从那个焦虑鲁莽的不善言辞的少年慢慢变了,他们说我变得有一点点温柔,我爱笑了。如果这些细微的欣喜与成长都是在爱中抽丝剥茧,那他是我青春期最珍贵的记号。

 

我会忍不住想引导他和我一起去做我的梦。看见他,我可以感觉到穿越枪林弹雨后沉重而静谧的呼吸,浓重又深刻的安心感。

 

 

5L

ROY:

 

早餐还在继续,有人说过有时早上会看到K在我们楼层,我当时没多想。

 

之后会和他出去看一两次电影,然后他就退了广播站,推开了一切活动,迎来了高考,他的成绩一直很稳,因为我偶尔会去他们年级的楼层那边看校排行榜所以知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寒假还跟他疯玩,开学后他就变得那么忙碌。我有点害怕失去他,就在属于他的最美好的高中生涯中一点一点流逝中,他在大大方方毫无牵挂地走向远方。

 

高三那段时间很紧张,他们那幢楼每晚都在我们右边闪烁,课间我看到过K抱着吉他坐在走廊,整个楼层的学长学姐围在他身边,一起和着他的琴音大声唱歌的场景,教导主任有时会站在楼道口拿出手机录视频,在自己的私人博客发一些温情的感慨。每天清晨出操时又是他们疲惫又温暖的脸庞,谁都知道这是一场无声的战役。

 

一天晚上我去高三教学楼传通知,K看见我了就问我明天早上去不去学校门口吃小面,我答应了下来,我们以前好像也早就约好了要一起去吃面的。太久没看见他了,平时也只是匆匆一面。最近一次见还是上体育课忘记带饭卡他在小卖部给我买汽水。

 

直到那天早上我回到教室后发现自己的桌洞里没有早餐,我才突然惊了一下,脑中模糊不清地闪了很多东西。很多地方都乱糟糟的。开始猜测,他是不是有着和我一样的心情。

 

我以前也曾问过K,高考后他要干什么。

 

他挺认真的,看着我说,他要去告白。

 

那时我就知道他也是青春小说,他心里也用心记录着自己喜欢的人。

 

从他掩埋黑暗中的侧脸,也依稀看出有了点坚硬立体的弧度。我可不可以告诉他,我此刻挺想和他去冰岛看极光的。

 

 

高考前我给他打了电话,比他还紧张,让他明天好好考,他在电话里低低地笑了。反而是他跟我说不要担心。很快就结束了这通电话。那天晚上我开始回忆和他相识的每一个细节,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高考就那么结束了,轰轰烈烈的。高三那幢楼又哭又笑,搞得我们也心痒痒的。我总记得每个夜晚高三教学楼传来的很低缓的吉他声和他们一起大声唱着的属于他们的笑忘歌。

 

K的理想呢,是什么呢。

 

周末下午K给我打了电话,他那边有点吵,说是在聚会。问我要不要出来。我问他出来干什么。他说现在可以去看电影了。

 

那一瞬间我一下就站起来,往电影城狂奔。果然,他就站在那里,笑着看着我。他瘦了很多,在学校就看出来了,脸庞瘦削,光下雕刻般勾勒,整个人在阳光下很挺拔。我突然想去拥抱他,然后我确实是向他跑去,用力抱住了他。他开始顿了顿,然后也拍拍我的背。我听到风中传来他爽朗低笑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

 

我们去看电影,都不太走心。

 

看到一半突然有人在后面说话,我转头去看,是以前广播站的副站长,和K关系挺好的,他刚刚才看见的我们坐在他前面。K没有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电影荧幕。

 

他就嘻嘻哈哈地说,“XXX找小学弟出来干什么,XX到处找你呢。”

 

我感到自己的肢体瞬间有点僵硬,不敢去看K,就听见K的声音传来,“别乱说话。”

 

“谁乱说,她刚刚还打电话给我问你在哪里。”

 

反反复复的都是一个女生的名字。我有些恍惚,更无心看电影里的内容,只是突然记起K说高考后要告白的事情。而此刻K在我耳边和后面人的交谈话全是有关另一个人的。那一刻我有点气,有点委屈。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听我喜欢的人说另一个让我很在意的情敌的事情。

 

直到K拍我的肩膀我才恍然间意识到电影播完了,我没有跟他说话,我们默默走出影厅,我再抬眼的时候,就看见K向着门口的女生走去了。离我越来越远,我才觉得自己突然体会到了电视剧里小说里那些难以解释的失恋感。

 

她长得挺好看的,确切的说,无论从哪里都跟K很配。

 

副站长跟K的关系比他和K还亲,他们初中就认识,没有人比他了解K。他站在我边上,笑眯眯地说跟我介绍这是K的发小,他喜欢的人。那一下,我的心低落到了极点。

 

我从来不知道她啊,K从来也没跟我说过。他原来也有一个喜欢了这么久的,放在心上的人。我就是开始觉得自己很惨吧,觉得自己的暗恋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K在远处喊我,我无视了他的招手,无视了他脸上跳跃的情感充沛的喜悦,转过身就走了。

 

我在发脾气,小孩脾气。变成了自己也最不喜欢的笨拙模样。

 

后来K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有接,我自己在家写作业,在网上看电影,在小区的篮球场和同学打篮球,就是觉得没有K,我的夏天有点灰暗。

 

-06.10星期五-

 

 

0715(匿名模式)于06.20回复5L:

 

高考就猝不及防地来了,我退了广播站开始备考。每晚坐在外边和同学弹吉他唱歌,想着那边那幢的他是否也用带着希冀的目光望向我们这边。

 

早上听见有女生在讨论趁高考前压力大去威胁小学弟跟她们交往,不答应就装精神脆弱不好好考试,我对她们这种无厘头的念头很无语,听到Y的名字的时候也有人特别喊了下我的名字,我也很配合地下意识就说了句“不许”。

 

我会很在意的。跟他开这种拙劣的玩笑。

 

在考前他给我打了电话,我很安静地听着他紧张的话语,忍不住笑了出来,真不知道是谁要高考,我把床边的灯熄了,跟他说了晚安,然后很安心地睡去了。

 

很幸运,这次发挥得不错。

 

我打算跟他告白了,无论他是什么反应,我都欣然接受。我约他去看了电影,期间他的情绪很不好,最后出去的时候他也是沉默着离开了。

 

我才想到了身边的发小,我没有跟Y告白,我的发小却跟我说了那句我想对Y说的话,我有些疲倦,拒绝了她。同时有点自以为是地想着,是她让Y的情绪那么低落吗。如果是的话,我是该高兴吗。

 

Y其实有时像个很安静的小孩子,和平时热络活泼的模样不同。他生气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生气,一点也不打扰别人,一个人在房间里可以待很久。因为跟他冷战过几回,我知道。可我就是不喜欢他这样的生气的方式,他气时不说话,不理人,会让人心疼。

 

在他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时间里,我很想他。

 

 

6L

ROY:

 

再一次见到K的时候,是学校组织的特别演讲,专门让考上名校的学长学姐来分享自己的学习经验。K也在里面,他这次考上了很不错的大学。我很开心。我坐在底下看着他在上面很平静地讲着自己的高中三年,迷迷糊糊地想着,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也许是他时时清晰而模糊在我脑海里的脸。

 

我感觉到他几次投向我的目光,心里滚烫得发麻,从脚尖一直难堪到头顶。一如当时被传和他是绯闻男友的慌乱窘迫。

 

中午还有和旧高三的聚餐,学校特批的可以和学长学姐们讨论学习经验的机会。我们班全班都申请了去,因为是班长,我也只能跟过去。和学长学姐们吃着饭,聊着我们未来跟他们一样艰难的日子,这种痛苦的话题终于在K走进包厢的那一刻结束,女生们一看见他就眼睛一亮,所有即将面临的紧张全都一哄而散,唯恐别人不知道K是她们天天心里念着的男神学长。然后很大胆地说要玩游戏调节气氛,学长学姐们也任我们闹。

 

他站在门口,不声不响地看向我,像是放心了一般,然后坐到离我有点远的地方。

 

大家玩着真心话大冒险,被转到的几率很小,期间K中了一次,大家问他最近有什么烦恼,他就突然没头没脑地开始说了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要这么复杂。”

 

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他闪烁分明的眼睛看向我。

 

千年的水墨画晕开来,淡淡的流露出一眼昏沉的微光。

 

我开始意识到,他可能是讨厌我了吧。

 

-06.10星期五-

 

 

0715(匿名模式)于06.20回复6L:

 

Y在逃避我。我是在回校演讲的时候才再次见到他的。他坐在下面,用那种模糊不清的眼光看着我,他的眼里有跳跃过很浅的光彩,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熄灭了,他没再抬头看我。

 

本来是不打算参加学校为下一届高考生准备的交流聚会的,但听到Y在里面的时候,我中途赶了过去。他们挺喜欢闹的,我一来就起哄玩游戏,我也不凑巧地被游戏点名,迫于无奈,说了一段奇怪的话,针对他吗,好像是的。

 

可我明明记得我的意思是,我一点也不讨厌你,我喜欢你。

 

 

0715(匿名模式)于06.21回复6L:真的不打算理我吗。

 

 

7L 

ROY:早餐…是你送的吗。

0715:很重要吗。

ROY:这样我会觉得你好像喜欢我。

0715:不是好像,我在楼下。你可以下来确认了,我对你的心情。

-6.11 星期六-

 

 

4.

 

我看完后是有点小小的震惊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就那么不经意地碰撞在一起,所有的误会都灰飞烟灭,只剩下热烈的火花。

 

ROY的记录和K的回复像是两封断断续续的情书,穿插着那十天的焦急和甜蜜。

 

睡觉前我的脑海里甚至还浮现出两个少年第一次见面时彼此对视的模样,当他们目光交错的那一刻,山水有相逢。

 

干净的高中校服,吉他与歌,渐渐相依的两颗心。穿梭在喧嚣的校园之中,很真实而感动的美好。

 

他眼风如酒,酣畅热烈地谱写着少年欢喜。他笑容带蜜,温温柔柔地走过对方的纯白年代。眼色融合的那一瞬,山水终将相逢。

 

 

我不知道他们在一起了没有,但那个帖子竟然在一年后又重新有了回复。那天0715的匿名代码也被揭开了,像他们突然光鲜亮丽的恋情破茧而出。

 

 

5.

 

8L ROY:要高考了好紧张!

9L KARRY:我订了车票,明天晚上来看你。

10L ROY:你翘课。

11L KARRY:嘘。

 

 

6.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想到之前看到的重新浮上来的ROY的帖子,觉得他们俩是不是存心来秀恩爱的。我是在楼下吃完夜宵打算回家的,后天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了,家里小妹最近烦人得紧,为了避免被她神神叨叨的,我才在大晚上出来溜达的。

 

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隔壁那栋楼底下站着两个人,在路灯下我看得很清晰。他们个子修长,脸庞清秀,是我脑海里少年该有的干净模样。不知是不是路灯倒映下地面上随风轻晃的花草的影子,在光影婆娑间,我感到好像气氛也很微妙。

 

个子稍高一点的脸部线条更清晰一点,他笑着看着面前的少年,两人像一幅画一般,然后他就低头亲了他。怀里的人也回抱了他,含含糊糊的一句“很想你”让人心痒痒的。

 

“明天早餐想吃什么。”

 

“小面。”

 

“好。”

 

“王俊凯。”

 

“嗯?”

 

“我好想你。”

 

“嗯。考完后我就带你去冰岛看极光。”

 

他和他对视一笑。

 

那个轮回了亿万年的秘密,原来是你。和恋人迫切的见面,捂住了嘴其实会从眼里冒出的感情,平平淡淡却真真切切的情话,都是给你的承诺。

 

我站在原地默默注视着他们。

 

一个月后再度打开深夜论坛。

 

12L ROY:又变成K的学弟了。

13L KARRY:这个学弟挺可爱的,耍个朋友怎么样。

14L ROY:不不不,我有喜欢的人。

15L KARRY:嗯,我也喜欢你。

-(热度:1314715)-

 

7.

 

我也很喜欢你们,你们的故事,你们值得让人期待的未来。

 

 

-FIN-


《深夜论坛》这篇文章基本上被我算是重写了,也将此定格在了少年时代。写文的时候在感冒,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但是写完这一万四千字后心里突然变得很平静很温暖。我在用我的文字陪伴着他们,刻画着他们在我心目中最美好最意气风发的模样啊,看着少年心气的他们温温柔柔地拥有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

七一五没有发是因为还在学校补课,那天是我第一次偷偷带手机吧QwQ,和我那一起喜欢着凯源的挚友缩在我的被窝里一起看着手机,热乎乎傻兮兮地过着那只有4英寸的七一五,我还记得我给她看了去年星河网做的凯源16问,看到最后我和她都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大家说我们可能不会再有那么喜欢的人了,希望他们好好唱歌好好长大。那一刻,整个心都在发酸发胀,我们是多么棒的存在啊。

看着微博上大家都热烈地为两个山城少年庆祝他们的夏秋纪念日很感动,也对2016几乎没有发表凯源合唱曲与作出任何回应的公司感到失望,但我觉得,小少年们一定感受得到大家的陪伴与用心,他们一定也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很用心地合唱着他们的歌。我们都没有看见啊,毕竟他们都是那么真诚不忘本的人。

这篇文章被收录在《夏秋令》里,照片是在寝室拍的>///<,我收到这本书的时候觉得已经不能仅用好看来形容它了,它实在是太温柔了。我认认真真地看完了里面的每一篇文章,还是那句话,写文章的人啊喜欢凯源的人啊,她们真是太温柔了。

我很喜欢凯源,很喜欢跟我一起喜欢凯源的你们。谢谢。我们继续等一场奇迹^^



评论(124)
热度(2861)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