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K远】粉色小本本

粉色小本本(同级生设定)

 

 

1.

 

天气越来越热,马思远有时真的越来越聒噪了,教室坏掉的空调无论怎么跟学校上报都迟迟没有回应,刚打完篮球回来,他的白衬衫有些湿了,衣料紧紧贴在燥热的皮肤上,有些映衬出这个年纪的男孩都会穿的背心的轮廓。

 

刚刚一起打球的人都把衬衫脱了挂在椅后,穿着自己凉爽的短袖背心喝着汽水聊天。马思远闷闷地坐在座位上,他是一个不喜欢违反校规的人,学校说在校内必须穿校服他也极有原则地遵守。

 

头顶的电风扇吱嘎转着,风都是带着恶意的热烫。

 

体育课后的课间休息时间意外的长,马思远心情不爽地坐在位置上,内心对这个没有冷气的夏天咒骂不停。随着大家突然的安静与目光的一致,他也适当停歇下来,躁动中刚刚一直没有出现的某个人就走进了教室,额上还淌着细细的汗,唇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淡。他身后跟着几个穿着蓝色工服提着工具箱的成年人,他们的身高体型却差不了多少,相比较下身为高中生的那人还高一些。

 

听到全班欢呼终于有人修空调的声音后马思远更烦躁,他去校方反映了那么久没人来,Karry一去就有人来修了。

 

Karry的目光突然投向马思远,那一星得意意味的眼神着实给马思远泼了桶凉水。

 

他向马思远走去,站在他边上笑得露出狡黠的虎牙,然后半弯下腰,伸出手去解马思远衬衫的扣子,马思远面无表情地拍掉他的手,嘴角不高兴地向下。

 

预备铃响了起来,领子上余留的热气直滚上心口。

 

“干嘛。”马思远皱眉。

 

“感觉班长很热的样子。”

 

Karry的声音低低的,真令人不解气,马思远这么想,就听见Karry关于有些规矩没什么必要死守的话语在耳边绕,即便没得到自己的回应对方也就耸耸肩无所谓地回到了座位。

 

 

空调风缓缓吹了出来,带着点难受的气味和渐凉的温度。

 

待Karry走后,郑紫琦也正好拿着从小卖部买的草莓味雪糕小跳着坐到马思远旁边。马思远瞥了眼他的同桌手里刺鼻的草莓味雪糕,心想,真是恶俗的粉红色。

 

“马思远。”郑紫琦一边撕包装纸一边喊着马思远的名字。

 

马思远看向她,算是一个回应。

 

郑紫琦马上接上,“你看我捡到了什么宝贝!”她笑着用撕完包装纸的手去拎起袋子里的一个本子,得意地摊在马思远面前。

 

后者很用心地去打量了下,还是一本恶俗的粉红色的本子。封面全是女孩最喜欢的柔软得可以在她们心中荡起层层波浪的粉红色,过于正式的格格不入的烫金字还写着‘LOVE NOTE’,这模样,有点眼熟。

 

“这是我捡到的粉色小本本!”草莓的香气铺开来,空调风紧接着吹向脸庞,空气都变得甜腻腻的,“好像说如果在上面写上两个人的名字,最好可以附加一个故事的流程,这样他们就会谈一场很美妙的恋爱哦。”

 

“你某国内大型同性交友网站去多了吧,还粉色小本本。”马思远瞥了眼她手中的本子,然后难以置信地笑出声,“我才不信呢。”

 

明明马思远的眼睛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和小孩子一样。一般孩子的眼睛都充满了童真,喜欢幻想和期待一切美好事物,所以他们的眼睛都黑溜溜的散发着很漂亮的光芒,就跟漫天星星住在里面一样。而长大后往往那些孩子的眼睛不再那么亮,眼神也不再柔软,可是马思远却不一样,他的眼睛还是那么亮。就如同他现在嘴上虽然说着不可能,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去乱瞥这本本子。

 

咬完最后一口雪糕,郑紫琦笑着拿起笔在她那本叫做粉色小本本的恋爱笔记写上:在午休期间从老师办公室回来晚的马思远推开教室后面的门,看到门旁的座位那边正在午休睡觉的Karry,忍不住亲了他。

 

没想到她的笔刚收马思远的眼神马上就好奇地落在这张纸页上。

 

“你乱写什么!我跟他势不两立啊。”马思远大喊,“幼稚,郑紫琦,太幼稚了!”

 

 

2.

 

怎么可能,还去亲Karry,太可笑了。马思远一整个上午都在耿耿于怀郑紫琦那本恶俗又幼稚的粉色小本本,完全就是她的恶趣味玩笑罢了。然而他还是听不进课,突然去看被老师叫上黑板解题目的Karry。

 

那人正流畅地解着自己最擅长的数学题,和旁边另一个拿着粉笔死盯着题目手足无措的同学呈鲜明的对比。

 

字真丑。马思远像往常一般无比自然地在心里吐槽着。

 

他在纸上刚算完另一种方法,突然看见郑紫琦在数学笔记下藏着的另一本本子上写着什么,他顺势投向目光,发现竟然写了句‘马思远看着讲台上解题的Karry,觉得他好迷人。’。

 

看来郑紫琦又在捣鼓那个本子了。

 

深呼吸一口气,马思远简直醉了。郑紫琦怎么就这么无聊,那本什么恋爱笔记本根本就是骗人的,她还那么认真地写着一些垃圾话。

 

在自己神游的时间马上就被老师点名了,马思远心情颇无奈地抬头看向黑板,Karry还在写答案,他的背挺而直,写数据的时候一笔一划很自信,越写越快,粉笔敲击黑板的声音竟然像郑紫琦那支在恋爱笔记上不断运作的笔狠狠敲在他的心上一样,明明看似毫无攻击力却那么留有余力,Karry那副认真而随性的模样突然间有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气质。

 

然后Karry转过身在老师的要求下讲解自己无比清晰的思路。

 

等Karry讲完后数学老师提问还有别的方法的时候,马思远自然举起手然后站起来讲。还没回到座位的Karry在上面很认真地听着,突然说了句,“挺好的。”

 

马思远的脖子有点红,他发现自己居然变得和他的同桌一样开始幼稚了,觉得听了Karry的夸奖很开心。

 

 

中午草草吃完了饭就去老师办公室帮忙登记一些分数,回到教室大家都开始午休了,马思远尽量从后门进去防止打扰大家的休息。

 

扑面袭来的冷气令人心里十分舒爽,教室很暗,窗帘都拉下来了,仿佛隔绝了一切光线的闯入。他把门带上,然后准备走回自己的位置,余光恰好瞥到旁边靠近门的座位,他努力说服自己把满脑子的粉红色笔记本封面忘却,眼里却先容下了正趴在桌子上休息的Karry。

 

如同步步跌入陷阱,他又突然想到了郑紫琦写在骗人笔记本上的那句话,什么他忍不住去亲Karry,扯淡。

 

马思远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了,心里一种怪异的心绪交织,慢慢被误导了去向。身子竟然也开始忍不住朝Karry的方向偏离,他的肩膀一点点侧了过来,带着极其别扭的脚步,马思远走向了Karry。

 

低头看着Karry睡着的模样,薄薄的刘海安静地贴着前额,闭着的双眼意外温和,长长的睫毛翘着,从他那个角度看下去鼻梁的弧度让他觉得漂亮非常,马思远接着往下,看到嘴唇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去皱眉。

 

这个人,明明昨天还在辩论赛的时候对他咄咄逼人不断堵他,明明是很讨人厌的。

 

为什么睡着时候的模样那么温柔而安静。

 

昏天暗地的教室马思远不知被下了什么蛊般看着Karry,渐渐低下脑袋去靠近他,Karry浅浅的呼吸声都有一种属于少年的性感。马思远闭上了眼睛,鞋尖不小心贴上了Karry的椅角,他吻上了Karry的嘴唇。

 

似乎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哪里此刻在做什么,马思远马上惊讶地睁开眼睛慌张地后退了几步。

 

他傻掉了,盯着自己的鞋尖,不安地想着自己果然是中了那本笔记的毒,它竟然是真的。

 

 

他抬起头来目光四下飘着,心乱得不断膨胀,当定在那片区域的时候,他看见Karry已经醒了,正撑着脑袋,眼里带着一丝笑意看着他。

 

和自己不同,对方像只猫般优雅。

 

完了。马思远错开目光,逃般地离开了这里直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3.

 

Karry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马思远在午休剩下的十五分钟都睡不着了,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惊天大傻事已经够丢人了。

 

而那个始作俑者在旁边靠在她那永远是我选择粉红色的靠枕上睡得正香,桌子左上角叠着的书中最上面的竟然是那本恋爱笔记,这次绝对不会去看它的。

 

然而在发出那个心理活动的一分钟后马思远的眼睛正紧紧盯着那本粉色小本本上新的一页上写的每一个字:下午课外活动期间马思远因为看到Karry和一个女同学讲话很生气。

 

神经啊,关我屁事。他爱跟女生聊天就去啊。

 

他不爽地咬唇,却又想到自己刚刚去亲Karry的事。他这次居然没有去懊恼自己举动的反常,而是首先去思考Karry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他可能真的快被郑紫琦和她的粉色小本本折磨疯了。

 

 

由于午休没休息好,马思远无精打采地上完了三节课,然后最后一节课外活动课他终于撑不住趴下去睡了一下。有半数人都选择出去活动了,但教室还是十分热闹。

 

比如马思远刚刚睡醒,他的耳边就是女孩子独特的细嗓在绕。马班长自觉地拿着昨天发下来的数学作业去教室后面贴着正确答案的区域去订正,他祈祷Karry出去打球了,没想到Karry正坐在那里看书,他经过的时候还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马思远尴尬极,站在后面订正的时候仿佛和坐着的Karry背靠背般的错觉。

 

“Karry,教我题目!”郑紫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然后是拉开椅子的声音。马思远推测郑紫琦拉开了Karry旁边空着的位置的椅子,然后坐在了Karry旁边。等等自己听得那么认真干嘛,还分析……

 

他手中的圆珠笔不自觉间在草稿纸一处点了好个点。

 

回过神后他一边画着图代入数据,还是无法定下心来,后面两个人讲话的声音也太大了吧,郑紫琦那个笑声简直不敢恭维,在Karry面前竟然真的变成了粉红色的小女生。

 

又是一阵郑紫琦拉椅子的声音,貌似是可能是她把椅子又拉了下,更靠近了一点Karry了吧。

 

他的心开始乱,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去订正手头上最后一道题目。

 

而郑紫琦和Karry的话题渐渐从功课转到其他事情上来了,他俩听起来聊得挺开心的,Karry的声音低低的话不多,郑紫琦可以讲好多句,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前者不露声色的笑意。

 

“下午要不要一起吃饭,二楼出了那个……”离下课也不久了,郑紫琦马上踩着点说道。

 

上方挂着的白色时钟的秒针不断遁走,节奏规律,却着实乱了马思远的阵脚,突然把手头的东西一放,转过身去走向郑紫琦,不由得就脱口而出了那句明明打算不说出来的话。

 

“离他远一点。”

 

生气了?为什么,自己怎么生气了。

 

说完后他就困惑地发愣,然后郑紫琦随即站了起来,这阵椅子移动发出的声响比之前悦耳多了。她对他眨眨眼睛,笑着跑回座位收拾东西。

 

他也打算快点离开,今天简直反常,Karry会笑死他的。

 

去把自己的卷子整理好,心思极其复杂,他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眼Karry,Karry站起来就伸手去揉他的脑袋,低头在他耳边说,“一起回家吧。”

 

明明要拒绝的,自从Karry搬家后就已经好久没和他一起走了。

 

但马思远还是点了点头。

 

他怀疑郑紫琦又在那本本子上写了一句:马思远答应和Karry一起回家。

 

 

晚上乘车回去的学生比较多,公交车深陷于浓厚夜色,一种疲惫感在归途中有了一种别样的暖意,马思远抓着扶杆,都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态被Karry圈在人挤人的这一个角落里,他尽量保持不与Karry有过多交流,为那本恋爱笔记本,他也是干了不少蠢事。

 

结果在下一站的停靠处,Karry凑了过来,像下午那样眼神像猫般的慵懒,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为什么亲我。”

 

 

4.

 

今天去学校的时候郑紫琦发现马思远明显的魂不守舍啊,她整理着书,刚把她最喜欢的粉色小本本放在桌面,马思远马上夺了过去,皱着眉似乎考虑了很久后的较真表情,咬开手中握着的笔的笔帽就在上面写了一句:马思远永远都不可能会喜欢Karry。

 

写完后似乎松了口气,马思远趴在桌子上发呆。

 

他竟然在缓冲的那几秒后开始思考以后如果都不能喜欢上Karry怎么办。之后立马抖抖肩膀迫使自己冷静,他绝对是崩坏了。

 

郑紫琦胆怯地发出了细碎的一声Hi,马思远转头看起来心情极不好地盯着她。她马上心虚地坐下,如果马思远的眼神可以撕书,那么他此刻已经撕碎了千千万万本粉色小本本了。

 

然后马思远似乎又陷入了无限的发呆,这一天下来他看起来既正常又反常。

 

很容易看出因为这个本子马思远这几天都心不在焉的,郑紫琦也不敢再去写些什么去刺激他了。马思远预备课的测试成绩从原本的满分到缺个五分十分,Karry都来找他谈话了,但马思远仿佛没听到Karry在和他说话般自顾自地出去了,装得很像他一点也不想搭理Karry。吃饭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就点了一盘自己最讨厌的西兰花挑着米饭发呆,Karry说他挑食,他也不像以前一样气一冲就扫完那盘西兰花,反而走向西点区重新买了汉堡坐在Karry面前面无表情地吃给他看。

 

为此郑紫琦非常担忧,于是拉了她的男闺蜜天宇文开始筹划如何修复马思远和Karry之间莫名其妙的冷战。虽然她认为是她造成的。

 

于是天宇文立马组织了一场名义上的自习室成员的聚餐,他对每个人都说隔壁开了家新的火锅店,一人一个小火锅,可以约去吃吃看。运气很好,马思远和Karry都约到了。

 

 

马思远在这几天内看到Karry其实心里有很多想法,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已经不受恋爱笔记的控制了,为什么他写下了马思远不会喜欢Karry后会更加令他心慌。时刻心猿意马地挣扎着自己到底是不是不喜欢Karry的,答案却不是肯定的。

 

好几次都有为Karry向他走来对他搭话而有点雀跃,但事实上他已经失控了,场面已经冷得乱七八糟了,Karry心里肯定也不痛快。

 

而此时他坐在那个火锅店的时候整个人是奔溃的,没有人告诉他Karry也会来,而Karry就恰恰坐在他旁边。大家都是彼此最亲近的朋友,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般涮菜涮肉,全程聊得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Karry也时不时回复几句,他颇像大家的领导者,讲些总结性的话语。也会很附和地跟大家一起讨论很自然的女生的话题。

 

从Karry口中说出某班某个女生怎么样的时候马思远的心里真的像前面的小火锅上冒出的热气,模糊不清的,晦暗不明的心境。

 

他偷偷瞥眼去看Karry,却发现这家店的桌子设计太不合乎情理了,坐在同排的每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那么大,即便侧头也很远,就那么远的把他和Karry扯开。

 

隔壁那桌的年轻母亲在给女儿夹菜的时候也不断抱怨着距离的不正常问题,声音飘到他这边来,也撬开了他的内心深处遏制的不高兴,而他也开始因为目光触不到Karry而心乱。

 

大家还在心照不宣地聊着天,马思远突然把筷子放下,打破自己一直以来的沉默,忍不住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似乎被其他人的声音盖过了,大家都停了下来,惊喜地收回声音看向他。

 

包括Karry,淡淡地把目光投向他。

 

马思远重复了一遍,他低着头,心里有些莫名的酸,眼睛就那么看着碗,说:

 

“Karry,你离我太远了。”

 

闻言大家适当地缄默着,而Karry转头去看他,带着疑问的语气问了句什么。

 

“太远了。”马思远继续呢喃着。像小孩子抱怨着冰激凌球不够大。

 

似乎是发现了这个位置设计的不合理,Karry低头笑了笑,他笑的声音很低,马上就越过去了,就久久停在马思远心上。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他觉得从现在起他变得和以前一样了。一种突如其来的轻松感给了他莫大的慰藉。

 

Karry马上把自己的锅关了,把椅子往马思远那边拉,坐在他边上,“那我们俩吃一个。”

 

未等马思远拒绝Karry已经颇为专制地丢下一堆菜类,马思远心里有气撒不出,踩了脚Karry,Karry只是笑,说‘马思远,别挑食’。但他也放很多肉,对他说‘马思远,太瘦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Karry仿佛在说,马思远,喜欢你。

 

 

他们就这样结束了这段聚餐,关于天宇文对郑紫琦的汇报是已经圆满解决了马思远和Karry的关系,他俩现在可好了。

 

 

5.

 

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被修复好的网重新牵扯,排遣苦闷的马思远打完球后无比疲惫地回到教室,郑紫琦在边上一直嫌弃他身上的汗味,马思远一副不在意地自豪说着男儿本色。

 

郑紫琦切了声就撕开了自己的草莓雪糕的包装纸,嘶啦声伴随着她略微失色的声音,“马班长,你是喜欢Karry的吧。”

 

马思远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竟然开始解开衬衣扣子脱掉衬衫了。

 

“即便没有粉色小本本。”郑紫琦自娱自乐般笑着咬了口雪糕。

 

“上学期Karry在班干部选举的时候票数比你多了一票,你虽然不高兴,但还是在学期末偷偷给Karry投了最迷人班长奖,诶你别说为了班级荣誉,你这么正直的人竟然还在隔壁班的天宇寻天宇浩面前旁敲侧击暗示让他们把票投给Karry。而Karry获得最迷人班长奖后他把奖杯偷偷放在你柜子里,你发现了很生气觉得伤了自己的自尊,过去和Karry吵得差点要打起来。其实,你看到那个奖的时候,心里是很开心的吧。”

 

马思远沉默着,看起来不否认这些事。

 

“然后这学期Karry就不选班长了,他主动去当体育委员,运动会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报长跑,他就自己报上去了。你因为担心他的低血糖所以偷偷给他的外套里塞糖了吧?还怕他看不到又往他桌洞放了几颗,我都知道。”

 

看着郑紫琦手里渐渐化了的草莓雪糕,马思远觉得他的夏天开始莫名其妙地融在了这片粉红色里。他的脸颊开始发烫。

 

“大家都说上个长假Karry去美国前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一些威胁性的话语,大意大概就是要他记得回来吧。那个人我用脚想都觉得是你。其实每一次Karry去美国的时候你都很紧张吧。”

 

马思远低着头,嘀咕着郑紫琦你真能说。

 

“现在,我要告诉你最后一件事情。”郑紫琦忽然把那本粉色的笔记本翻了过来,笔记本光滑的背部右下角赫然贴着一个标签,上面标着7元,她笑着感应着马思远震惊的目光,“假的哦。”

 

从头到尾,只有你喜欢他这件事是真的。

 

 

6.

 

如果那个本子一不小心给了你勇气的话,那么最后的答案与确定就由现在的你去和他说吧。

 

当马思远开始回味上次Karry硬给他喂那盒美国带回的巧克力的时候,自己也会开始在意Karry那时趁他不注意喂巧克力时故意蹭过嘴角的指尖,为对方日益成熟的下巴线条而心动。

 

他果然早就掉入恋爱漩涡了,但他大概会很艰难吧,如果要对Karry说。

 

学期中阶段的功课总是特别紧,郑紫琦一直在催促马思远期中考后就去告白,马思远不说话,犹豫着,然后马上强迫自己陷入题海。

 

期中考后有一个小长假,马思远对自己的估分很满意,可心跳还是为其他事乱七八糟地慌张乱窜,他很慢很慢地整理着东西,直到教室的人都离开,Karry因为今天就要和爷爷回趟美国所以在教室里等着。

 

Karry又要走了。郑紫琦在享受长假前还在刺激马思远。

 

而此时的马思远的眉紧紧皱着,连笔都是一支一支边发呆边放进笔袋里的。教室里只剩他和Karry了,他们默契地都不说话,马思远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笨拙了,故意整理东西整理那么久却一点想法也没有。

 

久到空调已经关了,电风扇在刺啦拼命转着,他的书已经全装好了,该带的不该带的都在。

 

“马思远。”Karry在那头喊他。

 

马思远马上回头,什么东西像哽在喉头,寂寞地燃烧着。

 

“过来。”Karry说。

 

他听见Karry让他过来,他的心里沉沉浮浮的,脚不由自主地向Karry走去。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了Karry的面前,他未酝酿好一句话,Karry就一把拉过他,下巴蹭过他的肩膀抱住他,马思远嗅到Karry身上干净的洗衣粉的气味,还带着点一种名为是这个人就是他喜欢的味道。对方的拥抱像一片羽毛,很痒很轻。没有过多思虑,马思远的手终是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回应,仿佛他第一次在Karry面前卸下骄傲,展露他剖开面的深深的喜欢。

 

他刚要开口,就听到Karry那般无比虔诚的话语伴随着快结束的变声期的声音率先环住了他。

 

“你只要记得向我走来就可以了,因为我会接住你。”我会无比郑重的满心欢喜地接住你。

 

 

Karry如此中二的话让马思远转头笑了很久。

 

 

7.

 

“我不止要向你走来,我还要告诉你我喜欢你。”马思远说。

 

他的眼睛像在讲故事,Karry很喜欢看。

 

Karry也笑了,揉揉马思远的脑袋,“我一点也不意外。”

 

“这次,也记得要回来。”马思远轻声说,他第一次用这种柔软的语调提醒Karry他会思念他。

 

他第一次因为听到Karry的我喜欢你而比想象中还开心得手足无措。

 

 

两个少年在渐渐有了层次感的绚丽黄昏笼罩着的教室里拥抱着,坦诚而快乐。

 

 

8.

 

躺在角落的粉色笔记本的内页被风掀开,那一面原纪录着‘马思远永远都不可能会喜欢Karry’的话语自动删除了‘不可能’三个字。


-FIN-


因为是同级生设定不能写学长学弟而有点遗憾...

学校会开始忙,非常感谢一直以来大家的支持。

评论(86)
热度(2481)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