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傻子和哑巴

傻子和哑巴


 


 


王家的小少爷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变故从神童变成了傻子,长大成人的道路中没少受流言蜚语的攻击,大家以为他傻不知道,但他也总能感应到大家使他变得与众不同的偏离感。


 


一天他和王夫人上街去药铺买药,看到药铺外面拿着小扇煎药的少年,因为好看所以他盯了很久,直到少年也抬头看向他,他们对视着,少年含水的杏眼突然带着层层叠叠温柔的笑意,天生轮廓优美的唇唇角上扬。


 


像柔软的春风不经意拂过心尖。


 


小少爷傻傻张着嘴盯着他看了好久,眼里充满了新奇,心里舒服得不像话,比刚刚孩子手里的麦芽糖还甜。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笑。


 


王夫人最近正为小少爷谈婚论嫁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府里上下没人关心他,唯独她在意他。纵然他生得一副好皮囊,四兄弟里眼睛生得最深情,但他那么傻,娶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还是很难办。


 


那天小少爷自己过来和她闹着要和上次药铺外面坐着的少年成亲。那个少年面容俊俏,在镇上很有名,大家也知道他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看吧,他傻到都不知道娶女人了。


 


小少爷哭了三天三夜终于把那个哑巴哭到了自己身边。


 


他天天对着哑巴说话,哑巴只是听着,用那双好看的杏眼回应他。只要看着哑巴,傻子就开心得合不拢嘴。


 


对方也知道傻子对他好,傻子晚上要抱着他睡,怕他嫌弃他傻每天会很努力又艰难地去读书,尽管往往第二天就忘记自己昨天学了什么。


 


傻子偶尔也会缠着哑巴让他教自己写哑巴的名字,又偷偷把几天前学的“喜欢”二字写在哑巴的名字前面,将纸小心叠好放在上衣内口袋贴近心口的位置。


 


傻子的桃花眼生得特别好看,看向哑巴的时候真诚得不得了。


 


每每被傻子这样看着,哑巴就觉得自己仿佛在被什么人很热烈地爱着,十分珍贵的感受呢。


 


其实观察得仔细的话,会看到哑巴的手腕上有一条从小系到大的红绳,他娘告诉他这叫姻缘结。傻子晚上睡觉会突然握住他的手腕转他手腕上的姻缘结,不知道是感到好玩还是什么,傻子的指尖擦过哑巴手腕的温度总让哑巴有点热。


 


 


这个季节后院种着的花都开了,小少爷在丫鬟告诉他后马上就拉着哑巴去赏花。哑巴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待他刚回过神来就发现那个不省心的小少爷正抓起地上刚刚掉落的一片花瓣往嘴里放,那人薄薄的唇间含着雪白的花瓣,还特意抿了抿,脸上的表情似乎在想着一点也不像看起来那样甜。


 


傻子忽然转头,就发现哑巴在看他,他的眼睛马上笑得弯弯的。


 


哑巴叹了口气,把手放在傻子面前,摇了摇头。傻子就傻笑着低下头把唇间含着的花瓣小心翼翼地放在哑巴手掌,嘴唇蹭过他的掌心,抬头时眼里带着纯真的笑意。


 


傻子还在拍手大闹。


 


哑巴看着掌心的那朵花瓣紧张得手足无措。


 


 


哑巴和傻子相处了约摸两个月,哑巴把傻子照顾得很好,在府里并不难过,而傻子不在乎所有人的顾虑,从来不掩饰他对哑巴的喜欢。


 


他每天晚上必问哑巴的问题就是,“你有没有喜欢我啊。”语调明明是开玩笑一般的孩子说的话,但是哑巴偷看他时发现他的眼神明明是那么认真。


 


今天傻子依旧没有得到答案。


 


第二天哑巴就得到消息说傻子今天上街去给他抓药的时候贪玩去旁边的池里耍,结果落水了脑子不知道磕到了哪里现在都还昏迷不醒,大夫说他脑子又收到了冲击。


 


哑巴听到这消息后焦虑得很,每天晚上偷偷去王夫人那边看傻子。


 


透过窗子,他发现桌上放着一张被水浸得模糊不清的纸,丫鬟说是从小少爷上衣口袋搜出来的,但是辨认不清是什么,反正现在只是一团墨。


 


 


傻子已经昏迷很久了,下人们发现哑巴这几天眼睛总是红红的,像只委屈的兔子。


 


晚上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丫鬟跑了进来对哑巴欣喜地说小少爷醒来了。


 


他激动地站起来,想说什么但他忘记了自己根本不会说话。


 


丫鬟开心地继续对哑巴说哑巴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因为小少爷好像不傻了。


 


他的眼睛又黯淡了下去。


 


晚上他一直琢磨着要不要去看小少爷,他也不知道他们之前到底是什么关系,毕竟他也从来没有对过去的那个傻子回应过。他要求自己不去看那个人,因为对方已经慢慢开始好起来,脑子也好起来了,他不一定会记得自己,就算记起也不会再有那种依赖的感觉了,他也不必去添堵。


 


自己本来就是怀着照顾一个大小孩的心态过来帮忙的。他内心强烈地要求自己,不要再感到受伤了。


 


他努力去说服情绪低落的自己,可是自己的焦心与莫名其妙的思念还是让他小心走向小少爷养病期间新住的院子,隔着窗子他静静地往里面看,纸糊太黄了,什么也看不清,他努嘴,低头失落地跳下台阶。


 


“你在干吗。”背后传来低哑好听的声音。


 


哑巴的眼睛微微闪了闪,心下一狠,想着不行,刚要跑走,手就被拉住了。


 


“都不会想我吗。”那人的语调带着调侃。


 


心跳声淹没了附近的风声虫声小少爷说话的声音。


 


哑巴他不会说话,但他很确定,他此刻正溺在小少爷温柔的眼神中,一个无声的拥抱里头。


 


 


小少爷病好后回到和哑巴一起住的屋子,褪去了以往的傻气,他眉宇间的英气愈发迷人。


 


他还是习惯抱着哑巴睡,跟他一起读书,每天写好多个哑巴的名字,还偷偷告诉哑巴,他想亲他又控制不住的时候就会写他名字。


 


哑巴内心复杂,咬着嘴唇,耳根病了般疯狂发红。


 


 


一开始哑巴有点怕小少爷,因为小少爷和以前不同,他现在浑身清峻的气质有种别样的疏离感,下人都不敢与他搭话,以前他们不想与他搭话是因为下人们最讨厌他提问,他问起来就是个没完,比孩子还烦,但现在是因为小少爷说话太毒。


 


可唯一没变的是现在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哑巴好。


 


王夫人看小少爷不傻了脑子也恢复了从前的聪慧,在老爷带着小少爷为副业谈下第一单生意的时候她便开始为他物色好人家。


 


但她注意到小少爷仍然很在意哑巴,就在安排小少爷与哪家千金喝茶的时候特意让哑巴进去帮忙倒茶,哑巴不知道,端着茶推开门进去看见小少爷对面温婉大方的女子时心里有些难受。


 


小少爷看见突然出现的哑巴不禁皱了皱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让他坐在自己边上。哑巴低头不语,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对面的人倒是有几分尴尬,又和小少爷聊了两句,突然看向哑巴,“他为什么都不说话。”


 


“他只跟喜欢的人说。”小少爷没好气地说。


 


“哦。”她有些接不上话,但马上又看着王俊凯笑得两眼弯弯的。


 


这英俊的皮囊,极有修养的举止,她怎么看都很喜欢面前这个人。


 


小少爷一说完刚刚那句话就感觉手心有点痒,愣了几秒才发现身边的人在他手掌一遍遍写着“喜欢”。


 


病好后他第一次笑了。


 


对面的人看见王俊凯的笑颜,更加娇羞了,她觉得小少爷真好看。她鼓起勇气再说了一句,“那我们成亲的事情……”


 


“我只跟喜欢的人成亲。”小少爷一字一句说得缓慢而坚定。仿佛世间最坚毅的力量灌输在了其中,他做了个无比认真的决定。


 


哑巴手腕上从小戴到大的红绳突然啪的一声断开来。


 


他恍惚中想起他生母对他说的姻缘结断开,劫难也就过去了。


 


 


茶都凉了,小少爷拉着哑巴走了出去,他把哑巴带到后院,树上的小花正在飘落,散开的花瓣缓缓落下,小少爷温柔地拿掉哑巴眼睫上掉落的雪白花瓣。


 


他永远觉得哑巴的眼睛最好看,像撒上了一层淡淡的月光,睫毛是星星的尾巴,美好得不像话。


 


“你有喜欢我吗。”小少爷看向他。


 


哑巴还没缓过来,但他知道小少爷以前喜欢讲个没完没了的无用话,现在一说话就会讲一些流氓话。


 


“不说话的话就是非常喜欢了。”小少爷笑,眼神却紧紧抓着哑巴。他就是在欺负他。


 


“我喜欢你。”格外温柔甜蜜的声线。


 


 


所以,这到底是喜不喜欢。


 


-FIN-



评论(165)
热度(3558)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