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等一个他(下)

等一个他(下)

 

 

1.

 

近日王源收到一份家信,是阿妈写来的,她知道自己已经化成了人形,催着要快点回南山一趟,因为有些规矩他还小不知道,回家一趟交代清楚了她才放心。

 

当下王源就拿着那封信去找帝君,问他自己可不可以回趟家。问完后又不好意思起来,当初明明是自己死皮赖脸借着养伤为由不回去的,如果这次回去也许就回不来了吧。

 

正思虑着,他的眸子马上暗下去。

 

嗯,我差人送你回去。帝君的语气很温柔。

 

王源却有一点小失落,变回兔子跳走了。

 

前天晚上王俊凯到他屋内为他送行,王俊凯帮王源把东西都收拾好,说回去的路上要小心,王源一直闷闷不乐没怎么说话。

 

看着他兴致不高的模样王俊凯伸手摸摸他的脑袋,“还挺舍不得你的,笨兔子。陪了我那么多时日,临走前本君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然后王源的眼睛又慢慢转起了星星月亮,他忍着笑意左思右想。

 

这副模样帝君也是醉了,这么好哄,给别人骗走也是分分钟的事啊。

 

最后王源拉着王俊凯的袖子笑眯眯地说,“我想要背上重新长出雪白雪白的毛。”

 

这回轮到王俊凯有点小失望了,王源见他发呆,问了句,“帝君你怎么了。”

 

王俊凯答,“但是你背上的小翅膀我消不掉。”

 

“没事没事只要长出毛就好。”他要做只漂亮的小兔子。

 

看小兔子一脸欢喜的模样王俊凯施了个高级点的法术就轻而易举的满足了他的要求,看着化成小兔子后的王源灵动活泼的小表情,他皱了皱眉,变得更可爱了真糟糕。

 

待王俊凯出门后王源马上就嘟起了嘴,懊恼自己刚刚为什么不敢说出来要一个帝君的拥抱,或者跟他表个白让他假装答应一下都好。

 

他的眼睛里的星星慢慢熄灭,进入了遥远的梦乡。

 

在梦里帝君很用力地抱着他对他说别走。

 

醒来的时候他从枕头下翻出长老爷爷送的捕梦网,小心收好,昨夜做了个好梦已经被保存下来了心情总归有点好了。

 

 

2.

 

王源回了家一趟,颇有潘安掷果盈车的盛景,同族的少女们见他生得俊俏,气质清朗,纷纷春心萌发,对其心生爱慕,一路紧紧跟着他。

 

就这样王源从这个丘走到那个丘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了一堆女仙跟随,她们给他送草药果仁蜜糖什么的示好,王源无奈极,念了个法便白影一闪人没了。

 

姑娘们痴痴地望着他已在另个丘上的背影咬着手绢心有不甘,早知道当初也好好学练法术了。

 

之后便一直有女仙去长老那儿让其帮忙说亲。

 

昔日遭人疏离的兔子摇身一变竟成了翩翩公子。

 

那天送王源回南山的小仙回去后告诉帝君王源这桩事后,王俊凯的眉角就一直在跳,看着公文若有所思的样子。

 

王源是真的不清楚为什么一回家阿妈就给他安排了那么多相亲,虽然他知道兔子们一般办婚事都是很早的,公主出嫁那年也不过刚刚成年。

 

阿妈一边为他接风洗尘,把他丢到汤里,再扔一堆花下去泡着,一边帮他梳理披至肩头的墨色长发。

 

“你化为人形后马上就要经历一场发情期你知道吗,不快点找个姑娘家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王源脸一红,心一沉。

 

泡在热热的汤里,看到那些花上冒着的白色雾气,好想见王俊凯。

 

 

当王源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和对面姑娘饮茶的时候,那位女仙看着王源的俊脸上认真写着冷漠的模样,她的少女心反而更受到致命一击了。

 

“我思慕你多日了,能在今日和你见面,我感到十分开心。”女仙脸红通通的,眼含羞怯。

 

“我思慕一个人两千多年了。”王源风淡云轻地给了她一句,继续兴致缺缺地低头饮茶。

 

“啊?”那位女仙有些愣了,“那…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思忖着,嘴角很明显地下扬。女仙捕捉到他的神态变化后马上就又从担忧变为了释然,自己还有机会。

 

这时传了一阵稳稳的脚步声,踩着杂草踏过石子路。

 

“恕我冒昧。”

 

王源几乎是以光速抬头的,腿都激动地微微抖着,刚刚还弯下去的嘴角立马扬上去。像个讨要到糖果的小孩,总是那么瞬息万变。

 

他惊喜地叫了声,“王俊凯。”

 

小兔子的声音像片薄荷叶,薄薄的甜甜的亮亮的。

 

王俊凯俯身轻轻拍了拍刚刚沾到草的衣袍下摆,然后走向他们,兴致盎然地挑眉打量着与笨兔子同坐的女仙。

 

花满城的帝君竟仙驾于此,那位女仙收到了惊吓。

 

马上脸色绯红,赚到了,同时两个男神相伴左右。

 

她胆怯地开口问王俊凯帝君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王俊凯一脸淡然,“哦,你把我的兔子抢走了。”

 

她傻了,然后王俊凯说了句打扰了就拎起王源走了。帝君身后的小仙们同情地看着她,然后十分自觉地逆着帝君和王源离开的方向走远了。

 

 

3.

 

“你回南山就是为了相亲?”帝君冷峻的眉挑起,薄唇轻启,凉飕飕地就冒出了一句。

 

“哎呀不是的不是的……”王源手忙脚乱着。

 

帝君就已经凑到他身旁,下巴轻轻磕在他的肩头,嗅着他身上的气味,“你身上好香。”

 

看来为了相亲做了不少准备。

 

“哦,回来后按南山的规矩是要好好净身的,就去花汤里泡了会儿。”

 

看着他认真解释的样子王俊凯笑了笑,揉乱笨兔子刚刚束好的头发。

 

“你明天还去相亲?”王俊凯问。

 

“……”

 

王源犹豫着,不去他怎么找伴侣怎么过发情期怎么忘了王俊凯。

 

王俊凯的语气太像从前某个晚上王源去偷吃厨房里的胡萝卜结果拉肚子后那人对他说下次还敢不敢,他当时肯定是乖乖的摇头的。

 

帝君的眼神依旧炽烈,那么盯着他。

 

他打着哈哈,“帝君你此趟前来是干什么来的,什么时候走啊。”

 

帝君根本不知道他有成人礼,也不会喜欢他的,说不定上次帝君袖口那股胭脂水粉的气味就是属于他的成人礼呢。花满城的女仙们都那么漂亮,头上戴朵花,衣裳轻飘飘的。

 

王俊凯不太开心,自己才刚来笨兔子就催他走。

 

他冷笑,“参加小皇子的生辰宴,暂时住段时日。”

 

生辰宴?那不是还要两个月吗。

 

王源正疑惑着,对方就留给他了一个深蓝的背影和诡异的红着的耳根。

 

 

发情期好像要提前了,谁让他天天做梦梦见他心仪的年轻帝君,一醒来心就狂跳,满身虚汗。连法术都控制不住自己,困扰。

 

不说这个烦恼了。帝君倒是在南山住下了,睡在他的房间里,阿妈还让自己睡地铺,他可是一只随时要发情的兔子诶,现在很虚弱的。

 

他不乐意,于是帝君就抱着他睡,当然他是变回了兔子模样。

 

他躺在帝君怀里,两只小爪子反抓着帝君的手,睡得舒服极了。

 

 

4.

 

王俊凯觉得兔子最近很奇怪,急着相亲,睡觉时会不知不觉化成人形然后喊他的名字。

 

一天晚上那只兔子又变成了人形,在自己身上蹭啊蹭啊,他睡眠本来就浅,很快就醒了,打了个响指亮起一盏桌上的灯,看着怀里的人。

 

昏暗的光线下笨兔子侧脸的轮廓很漂亮,正趴在他的肩头喘息,断断续续地喊着他的名字。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被身上的人压重了,他以为王源只是生病了,但好像并不是这样,王源的眼睛变得比平时还红,身子甚至都在泛红。

 

他细细想了想,兽类的发情期?

 

怪不得急着找伴侣。

 

他皱起了眉。

 

王源红红的嘴唇微微张着,脖颈雪白,贴着细细的汗,如瀑的黑发柔软亮泽,温顺地拂过他的手背,天真的杏眼竟被那不寻常的红染上了一层妖冶的气质,手抓着他的腰侧。

 

“王俊凯…王俊凯。”像个醉酒的人执迷不悟。

 

他低头就吻住了他的兔子,霸道地攻城略地,再温柔地引导着他回应他。王源被情绪渲染得迷离的眼中全是他,王源紧紧抱着王俊凯,如饥渴的幼兽般泛着水汽与占有的眼轻飘飘地黏着他。

 

 

恍惚中王源感觉王俊凯把他拉向自己,眼睛带着笑意,然后他们共同做了场香甜的梦。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王源感觉腰酸背痛的,发情期的征兆竟然全消失了,他变得神清气爽起来。除了酸痛外他感到很惊喜意外,是不是发情期就那么消失了,自己可以不用去相亲了。

 

他想把这份喜悦分享给帝君,转头一看,马上睁大了眼睛。

 

谁能告诉他,帝君为什么裸着上身。

 

身材是很好,可是以前在花满城他也没有这个裸睡的习惯啊。

 

他的智商终于上线了般看向自己,深深浅浅的痕迹,还听着帝君在一旁睡着的如兽类般满意的吼间声,他决定冷静一下,于是闷到被子里强迫自己再睡一觉。但他也明白这绝对不是梦。

 

再次醒来时,他揉揉眼睛,帝君依旧躺在身边,不过单手撑着脑袋,慵懒地靠在床榻一边看着他,目光灼灼。

 

“我…你。”

 

仙界的一夜情他也是醉了。

 

他难堪尴尬地捂脸。

 

“你昨日倒是挺热情的。”

 

不能输,气势上不能输。

 

“帝君,南山有规定,你陪我过了发情期,你就得陪我一辈子。”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反正在王源身上兔子就不是吃素的这句话非常典型。

 

“哦~”王俊凯故意扬长了语调。

 

王源倒是紧张起来。

 

帝君喜欢他吗,这时候不应该亲亲他揉揉他的头发吗。

 

“你这么笨,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南山吗。”

 

“给小皇子送生辰礼?”王源的眼睛亮亮的,没有昨天晚上那么红。

 

“笨。”王俊凯笑,“本君翻山越岭来寻你当然是来讨你喜欢,接你回花满城赏花的。”

 

王俊凯说得含蓄,但王源听出来了,王俊凯说喜欢他。

 

然后帝君就低头吻他,他的虎牙在王源的心上磨啊磨。

 

 

5.

 

灰兔一听说王源回来还那么风光一路上多少少女追捧就开始谋划什么了,更令他不爽的是王源的兔身竟然没有自己以前烧掉的那一块毛留下的痕迹,还长出了雪白的毛。

 

当他潜伏在王源家门口要给他厉害看看的时候,他看到王源和花满城的帝王一起走了出来,王源果真长得好看,此时那人正笑着拉着一旁帝君的手散步。等等不是听说花满城的年轻帝王很高冷的吗,这张满是大写的宠溺的脸是怎么回事。

 

要欺负王源,自己铁定是打不过这位帝王的。

 

可恶,可他现在好想像小时候烧王源毛一样一把举起火把烧了他们!

 

 

-FIN-

听说最近流行举报...

少年狗快逼我下海了(手动再见)

评论(65)
热度(2198)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