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裁私人秘书

我爱你 一万个童话永恒🍯☁️

等一个他(上)

等一个他(上)

 

又名专属兔子/仙气凛人

 

 

1.

 

南山一带风和日暖,簌簌的竹林间穿梭着细密的光线,再过一条石子小路就是清澈的镜湖,镜湖因水如镜子般清亮透彻而得名,人间能寻到镜湖的凡人都称之为仙人的灵水,可是从未有过凡人能越过南山的仙界。

 

一团白白的小影快速地向镜湖移动着,它长长的毛茸茸的右耳因为向着顺势而来的风奔跑而微微朝外偏斜,黑溜溜的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期待与担忧共存。

 

那只小兔子奔向镜湖便迫不及待地将脑袋探到湖面,看到水波中摇晃的自己的身影,两耳一垂,心一沉,怏怏地原路返回。

 

唉,今日还是没有长出毛来。王源难过地想。

 

自从被灰兔们顽劣的恶作剧用火烧了自己的毛后,那一块毛就再也没长出来,他每一天来看都失落而归,原本背上雪白柔软的毛如今有一片是光秃秃的,太丑了!他之前可是被长老爷爷夸是南山上长得最水灵毛色最纯良的兔子。

 

从前那般招人喜爱,现在滑稽极了。大家见着就躲还因为他偷着乐。

 

但灰兔烧他毛的事情也很简单,他在学堂上被仙人先生夸作资质最高的小仙而让心高气傲的灰兔嫉妒了,当天下午就带着两个小跟班对他进行这个顽劣异常的恶作剧。

 

刚开始他们笑他疏离他觉得和他走在一起自己也会变成一个笑话,王源也总是孤零零的,但也依旧是只心灵健全活泼善良的兔子,认真修仙,无聊时就变只小蝴蝶出来玩,然后跑到镜湖看看会不会有一天叫作奇迹。

 

他做梦都想自己雪白雪白的毛重新长出来,这样就会有人和他玩了。

 

 

2.

 

七月初七是南山带兔国公主的大喜之日,她将和西宫的大皇子结为连理,那天她身着轻飘飘的罗裙,披着薄薄的红纱,银色的秀发披至腰间,戴着友国馈赠的漂亮钗饰,挽着西宫大皇子的手走进殿堂,实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王源等不能幻化成人形的小辈在下边痴痴地看着。

 

看着公主出嫁,王源的心中充斥着满满的幸福感。

 

这场婚礼举办得十分隆重,宴桌摆了一张又一张,上边摆满了各色山珍。听仙人先生说来的宾客也是大有来头,有高高在上的天君,东海的诸皇子公主,北殿德高望重的长老们。

 

王源一边咬着嘴里的菜叶子一边站在前头仰头兴致盎然地看着上头正在做礼的公主,肩膀就被恶意地撞了一下,他小小颠了颠,恍惚地转头去看是何人。

 

灰兔带着嘲讽的目光打量着他,“呵,这么滑稽的模样,别在前排吓着公主了,不喜气。”

 

边说边把王源推出兔子群外,留下王源一人无措地站在最外围。

 

一阵风吹来,背上失去了一小片毛的他感觉阴冷。

 

目光淡淡地再看了几眼公主,转瞬他就变出几只蝴蝶来,最近法术见长,可以变出两只颜色不同的蝴蝶。

 

王源便追着其中一只黄色的小蝴蝶,边跟着它跑边用手招它,眼神牢牢地贴着它,一个不留意就被什么东西绊倒,他吃痛地抬起头来……

 

蝴蝶飞走了,他眼前俨然是一个好看的少年人,挺拔身躯,深蓝长袍,看布料与制工觉着是个地位不小的人物。

 

眉眼稚嫩而细致,就那么看着他,眼含笑意。 

 

王源心想,他滑稽的洋相被看到是不是很好笑。但,那个人眼中分明是带着宠溺的毫无恶意的笑意……

 

他小小的柔软的兔子心被轻轻一敲,一切伤痕全化在那人淡如月光的眉眼中。

 

不及他思量着什么,那人便将手中的他从未见过的美丽鲜花其中的一朵摘下,竟是嫩绿花瓣的,他带着好奇的目光追随着对方的手,然后那朵花就被戴在了自己的兔耳朵旁。

 

王源害羞地跳走了,太久没有人对他这么温柔了。

 

他偷偷扭头看,那人的背影依旧挺拔正直。

 

再后来王源又看到了那束花,就被公主拿在手中。

 

他向仙人先生打听,原来刚刚的少年人名叫王俊凯,是花满城将来的帝王,小小年纪便大有作为,就在前个月刚刚经历了大劫的修炼,比王源大了两万岁左右。

 

此番前来为公主出嫁送礼也是他们意料之外的事,因为小帝王平时就不怎么爱出门。听着他的话,王源对王俊凯此刻心里是满满的欢喜。

 

 

3.

 

千年中王源一直听到王俊凯出去为天君领兵与魔族打仗的消息,也知道他大获全胜深受天君青睐的本事,可每次王俊凯要出征他都会有阵莫名的紧张感,害怕以后就没机会看到这个人,幸然那人法力高深倒是从未出过意外。

 

王源的法术也早已不是只能变蝴蝶出来玩的程度,虽然还不到化作人形的年纪,法术使得也是同僚中最好的,本来天资就高。

 

他最近倒是迷上了捣鼓草药,想着兴许可以弄出什么药让自己的毛再长出来,之后常常自己跑上山去取草药,每次仙人先生都告诉他太危险了,劝他少去,但他不听。他满脑子想着自己雪白的毛再次长出来,这样出现在王俊凯面前会更讨喜点吧。

 

那天去的时候就遇到了困难,其中一棵名为云草的药材就生在高高的山尖云端两石夹处,无法用仙术将其取下,只能自己爬上去。过了约乎数个时辰他便吃力地到了山端,短短的腿吃力地攀着石头,伸着手,眼看就要到手了。

 

身子有些不稳,他往石上又蹬了蹬,不料踩到青苔,反而脚一滑,顺势就往下面跌,他闭上眼,只有疼痛与恐惧。

 

然后就那么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身上已经有了被南山凛冽的群石划破伤口的血腥味,他虚弱地睁开眼。

 

又是他。

 

活在自己记忆深处的眉眼温润的心上人。

 

 

再次苏醒,王源发觉自己躺在了一个小小的床铺上,嗅着一股芬芳的气味缓缓睁开疲惫的兔子眼,旁边坐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姐姐,正在捣着碗里各色不同的花,一边往他的伤口上涂。

 

他疼得眼睛又红了一圈。

 

他喊着王俊凯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但王俊凯还是出现了,站在门外静静注视着他。这时候的王俊凯已长成了一副青年人的模样,还是着一身深蓝玄袍,个子高挑,浑身带着股成熟内敛的气质,脸长得更有味道了,双眼依旧浓丽,若有若无的目光撩动着他的心。

 

王俊凯的身上也带着新伤,昨天似乎也是刚领兵回来的样子。王源猜测着这人是在胜利归来的途中救了自己,否则他可有什么缘由出现在南山。

 

王俊凯向他走来,接过婢女手中的花草药在王源的伤口处继续细心涂抹。

 

“明日差人送你回南山。”他一边抹一边说。

 

王源忙摇摇自己的兔子脑袋。

 

长耳朵垂下,可怜巴巴的模样。

 

王俊凯轻轻一笑,“那好吧,你便留在这里养伤。”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帝君会如此纵容一只丑兔子还让它留在花满城。

 

 

4.

 

今天天气很好,王源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马上就被王俊凯给揪了起来带到屋内,他不满地哼哼着。

 

然后乖乖坐在王俊凯一旁修炼。

 

无妨,已经在这边待了五百年,还差两百年就可以修成人形了。

 

他在房内古旧的镜子前踱来踱去,镜子里的他眼睛黑黑的圆圆的,嘴巴也小小的,除了有秃了一块的毛身,他化为人形后估计是个英俊的小仙,真希望让帝君看看他化为人身的模样,他边想边傻笑。

 

等等如果化为人形后他的头发是一半秃着的该怎么办,不用说,他强烈的自尊心一定会马上让他逃离这儿的,永远不可能再出现在王俊凯面前。

 

王俊凯坐在上边眯眼看着那只蠢兔子对着镜子一下欢喜一下惊恐的小表情,用手打了个响指,王源就躺在了他怀里。

 

“小小年纪就臭美不得了。”帝君提着嘴角笑。

 

年纪也不小了,还差两百年就可以化为人形。王源反驳着。

 

王俊凯就看着他的嘴一动一动的,可爱极了,把边上罐中婢女新采的花折下一小朵,塞进王源口中,王源垂下眼,衔着那朵小小的绿色花瓣的花,想到那年初见帝君帝君给他戴花的模样,偷偷羞了脸。

 

他乖巧地衔着那朵花跑下去,又跳走了。

 

走前变了一堆七彩的蝴蝶在帝君身边绕。

 

王俊凯淡淡笑了笑,继续低头望着手头的簿册。

 

 

5.

 

花满城的年轻帝王正风华正茂,恰好是谈爱的年纪,花满城中百分之八十的仙女爱慕的对象几乎都是他,按理来说他身边应该要有一个美貌的女仙伴着,可每次大家在公共场合看见他他几乎都带着一只兔子。

 

不说带兔子什么的,也许帝君也有一颗喜爱萌物的藏得很深的心,可是那只兔子长得一点也不萌,因为兔子们都长得差不多,且不说脸,就说它少了一块毛的背,看着就滑稽可笑。

 

帝君不但不嫌弃,还天天呆在身边。

 

一次宴会太无趣,他便一个人在那旁若无人地逗兔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调情。

 

“真的不吃了?”

 

“还在生本君的气?”

 

小兔子把头扭到一边。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蠢物倒真仗着帝君宠他张扬跋扈起来。

 

不料帝君依旧是捏着那盘萝卜拼盘,嘴角噙着笑,手指轻轻挠兔子的下巴,“不生气了,乖。”

 

兔子低头嗅嗅帝君的袖子,然后跳下椅子跑远了。

 

王源很生气,他觉得自己不该那么生气,虽然他对王俊凯来说可能仅是一只宠物般的存在,但当他嗅到那人袖口淡淡的胭粉气的时候还是不开心,放大十倍后,满满的风月味。

 

他伤心,谁让他只是只兔子,离他修为人形也还有三个月。

 

可谁说兔子心就没有感情了。

 

他闷闷地躺在草丛中衔着根长长的杂草看天,第一次有了打道回府的念头,也好久没见到阿妈和仙人先生了。就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他的念头一秒打断,笑眯眯地想果然帝君还是来找他了。

 

还没等他要跑出去,就听到一个女子轻细的声音若隐若现。

 

一个大写的不开心。

 

他还是跑了出去,威风凛凛地挪着自己小小的身躯立在帝君面前。

 

王俊凯一笑,身边的女子便化作一团烟云,他低头捞起王源往林外走去。

 

 

“还真在意这些,莫不是真的很喜欢我。”

 

王源长长的耳朵一抖。

 

 

6.

 

王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变为人形那一天是在王俊凯怀里。

 

那几天他修仙修得用功,因为快要化为人形所以常打瞌睡。当然帝君完全不知道他快要化成人形了。

 

帝君也许只以为他是只普通的只能变变小法术的兔子。

 

当天晚上他依旧靠在帝君怀里香甜地入睡,和帝君一起睡时说实话也干过不少缺德事,比如去舔他的脸亲他的眼睛,在他有一天真的离开后也不会遗憾啦。

 

这一觉睡得似乎有些遥远,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头晕晕的,屋内很明显的被一股很熟悉的仙气萦绕,他的视野竟然开阔了不少,看到的帝君的俊脸也清晰多了。

 

等等,飘着的仙气不就是自己身上的吗,这不是每次化为人形的小仙物们身体内散出来的吗。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还搂着自己的帝君,帝君的眼中是满满的宠爱。

 

丑吗,头有秃吗,还是身子特别短。他马上爬起来。

 

变了一面浮空的镜子,小心翼翼地朝它望去,镜中的人少年模样,长手长脚,一身白衫,有着一头如墨的长发,柔软漂亮,眼睛黑圆黑圆的有些乖巧顽俏,皮肤雪白,带着有些满意的微笑他转了个身,白衫未掩住的部分背后是一片烫伤,他的目光立马黯淡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

 

他听见帝君在问。

 

帝君的眼睛炽烈的望着他,好像在燃烧。

 

“王源。”他回答。

 

然后王俊凯轻轻勾唇笑了,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背上伤的模样着实像对翅膀。”

 

王源偷偷撇嘴笑了。

 

 

7.

 

王源可以以人的形态出现时内心充满了快乐,拽着王俊凯的袖子兴奋得不得了。

 

“你怎么这么瘦,这些年我给你吃得不都挺好的吗。”

 

王源马上用法术把自己的脸变得圆圆的,王俊凯笑着掐他的脸,一下就给掐回了原形。

 

本来以为王俊凯一句玩笑话,不想他竟然真的在物色一个新厨子,王源本来挺感动的,没想到来应聘的全是女仙们,一个个穿的一点都不像来做饭倒像是来给王俊凯选妃的。

 

他呵呵一笑。

 

一天王俊凯给自己端了一大碗蔬菜面,挑眉颇有兴致地看着王源,让他品尝一下看看味道如何。

 

那碗面热气腾腾的,颜色嫩绿,一看就好吃,王源马上不熟稔地拿起筷子笨拙地挑面吃。

 

王俊凯双手托腮笑着注视他。

 

然后王源的表情变得异常痛苦,还偷偷吐了下舌头,把筷子一放。心想真的好难吃。

 

不由自主地就说了出来,“帝君,许是该换厨子了。”

 

当即王俊凯就拉下脸生气了。

 

一想到几天前王俊凯新收入的小厨娘,长得可爱个子小小的,不会因为自己说她而生气了吧,不好惹王俊凯生气了,但是王源更委屈。

 

他又说了句,“徒有其表。”

 

他以为将怨气一语双关传递给了帝君,对方那么聪明许是该来哄他了。

 

但万万没想到后来屋外的婢女告诉他这碗面是帝君亲手做的,他当时就傻了,往屋内瞅了一眼帝君。

 

马上在王俊凯边上给他变蝴蝶。

 

王俊凯脸一黑,蝴蝶全化成碎片落下来。

 

王源快哭了,他颤颤巍巍地重新坐在座位上,刚想拿起筷子把那碗面吃干净以讨帝君喜欢。手刚碰到筷子那碗面就变成了一只青蛙,跳走了。

 

王俊凯抱着手臂冷冷地看着他。

 

还是王源在他耳边唱了一晚上的《专属兔子》,帝君才原谅了他。

 

 

8.

 

但是大家都怀疑帝君和兔子间的生气是双箭头的。

 

在餐桌上帝君一反常态,似乎一在那只兔子面前他就变得格外没有风度。

 

他又在笑王源筷子拿不好。

 

王源生气了,使了点小法术把帝君的碗变没,王俊凯挑饭的动作落了空,抬头看,王源依旧得意地使着笨拙的手法用筷子夹菜吃。

 

王俊凯也不恼,反而把近旁的王源拉过来坐在自己身上,再把王源的碗拿来。

 

“看来是本君太久没喂过你吃饭,让你开始使小性子了,那便一起吃罢了。”

 

王俊凯把刚刚放在王源腰侧的手拿上来握碗,另只手夹菜,把菜送到王源嘴边然后偏头看他的反应。

 

王源的耳朵都红透了。

 

太犯规了。

 

-TBC-


没写完好吧先发一下

题目是去年四月B站一个很喜欢的饭制视频,可以去看一下感觉萌萌哒。

嗯好像深夜论坛还欠着好吧下次一起补QAQ

评论(69)
热度(2187)

© 王总裁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